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嵩山河子

容人容心容言,增智增辉增荣

 
 
 

日志

 
 
关于我

别人说,我像一杯水,透亮。 我说,我是一杯热水, 不,是一杯65度的白酒,不仅透亮,而且有热度。 我的确像一个傻子。 眼里揉不得沙子,总是爱自觉不自觉地为正义、为他人俩肋插刀。 漫漫人生,一事无成,总觉得:人生都是向西行的。 在这个世界,我们不能留下什么。 既然为人,就当快乐! 但要永远记着,把脑袋长在自己的肩膀上。 决不可人云亦云。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大地风波》不断探索实践,将改革引向纵深  

2017-10-03 14:06:07|  分类: 大地风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而到了19809月中央召开全国省市区第一书记座谈会时,除了三个省的第一书记同意“包产到户”,其他全都反对。当时,人们谈“包”色变,甚至有人把它提到了走什么路的方向性问题。在调查中,刘杰看到通许县集体养的牛皮包骨头,倒下去站不起来,几个瘦巴巴的农民抬起来了又站不住,他曾感慨地自言自语:“这怎么行呢?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应按群众的意愿办事呀!”

原创:《大地风波》不断探索实践,将改革引向纵深 - 嵩山河子 - 嵩山河子

             不断探索实践,将改革引向纵深

    这场来自农村的自发性改革,没有固定模式,没有成熟经验,从一开始就是摸索着干的。在实践中探索,在探索中不断发展。早在1977年、78年的时候,除了边远山区和少数地方,包产到户的情况很少,主要形势是联产到组。到了19791980年,在实践的基础上,责任制的形式不断增多,从联产到组到联产到劳,从联产到劳到联产到人,后来从联产到人发展到联产到户,不少群众强烈要求实行家庭承包。应该说,从联产到组发展到联产到劳是一个突破,从联产到劳到家庭承包已发展到纵深。涉入了改革的深水区。

从当时的情况看,搞农业生产责任可以,如果真要分田到户,搞家庭承包,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从上边到基层,都有不少干扰和阻力。人们最大的顾虑是考虑这是不是资本主义,如果搞了算不算走回头路。而上面一直没有明确的精神。从“联产到组”到“联产到劳”,这两者当中似乎有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包产到户”这条鸿沟,似乎更宽更深,要越过去似乎根本没有可能。开封地区本是“联产到劳”搞得比较好的地区,而一位领导却说:“地委如果说联产到劳方向正,应该发个红头文件。”当地委发了红头文件之后,他又说:“地委红头文件算个啥!我要的是中央的红头文件,‘联产到劳’就是一朵花,我也不推广它。”有些人说:“‘联产到劳’就是分田单干,方向不对。”“中央文件没有规定‘联产到劳’,‘联产到劳’是单干的前奏”,“现在出现一股向公有制开刀,复辟倒退的歪风”,“辛辛苦苦三十年,一夜退到解放前”,等等。有些人谈“包”色变,说什么:“提起定和包,曾经弯过腰,如果再搞错,还得受折磨。”也有些人前怕狼后怕虎,举棋不定,说:“看增产喜人,看方向吓人”。也有一些人在小心翼翼地试着干,真是“干部捏着一把汗,群众在那儿偷偷干。”

然而,无论形势多么严峻,省委没有退却,始终在默默的支持。1977年,河南的洛阳就搞了联产到组,1978年安徽凤阳的小岗村和河南兰考、沈丘等一些地方已经搞了“联产到劳”和“包产到户”,到1979年的315日,《人民日报》还发表张浩的来信并加编者按,要求坚决纠正。而正是在这个时候的前两天,河南发出了第一个推动农村改革的正式文件,全省实行生产责任制的已占47%

时间又过去了一年多,正当全国围绕包产到户展开激烈争论,并给农村改革造成混乱的时刻,于1980531日邓小平在与中央负责人谈话时,对农村政策发表了重要谈话。他说:“农村政策放宽以后,一些适宜搞包产到户的地方搞了包产到户,效果很好,变化很快”。他热情赞扬了安徽肥西和凤阳县搞了“包产到户”、“一年翻身,改变面貌”。他谈到当前农村政策时说:“总的说来,现在农村工作中的主要问题还是思想不够解放”。在关键时刻,邓小平的谈话拨开了迷雾,为中国农村改革指明了航向。19806月,主持中央工作的总书记胡耀邦又将陕西米脂县孟家坪包产到户的信息批转到全党,作为传达中央对包产到户放宽一步的新信息。而到了19809月中央召开全国省市区第一书记座谈会时,除了三个省的第一书记同意外,其他全都反对搞“包产到户”。当时,在中央书记处农村政策研究室工作的吴象就写了一篇文章《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在《人民日报》发表,如实报道了会上的不同意见。

后来,经过多方努力,终于形成了中央1980年的第75号文件,才把“包产到户”作为解决温饱问题的一种必要措施肯定下来。强调不能从上而下只用一个模式,怎样生产群众有自由选择的权利。而到了这时,河南的农业生产责任制已得到普通发展,包产到户的家庭承包经营责任制也迅速扩大。1980年底,全省“联产到劳”的生产队上升到55.97%;“包产到户”的生产队占总队数的18.78%,联产到组的占4.85%,小段包工降为19.97%,专业承包联产计酬的占0.13%。到1982年中央发出第一个关于农业发展的一号文件时,河南已进入生产责任制的充实完善阶段。

在推行农村改革方面,应该说河南与安徽、四川一样,是走在全国的前列的。但每一步都走的不易。最重要的是允不允许农民去干,怎样冲破重重阻力引导改革的健康发展。19805月小平同志讲话后,为了更好地指导农村的改革,进一步了解河南农村的责任制情况,省委决定由段君毅、刘杰和戴苏理分别带一个调查组,分别到豫西、豫南和豫北搞调查研究。刘杰和刘应祥、刘正威以及省委办公厅秘书处的同志为一个组,先后到许昌、周口、驻马店、南阳、信阳、开封六个地区,对农村实行的各种形式的农业生产责任制进行调查。

在赴信阳的途中,十分疲劳的刘杰本想好好休息一会儿,可他怎么也睡不着,想起了到河南后在农村改革方面发生的一些事情。他清楚地记得,一次在三所开会期间为能不能对土地搞承包问题发生的争执。当时,人们谈“包”色变,甚至有人把它提到了走什么道路的问题。会上,吵得头都是懵的,他不得不为静静心离开了会场,跑到了离三所不远的大河村去向有五千多年文明的遗址请教。期间,一群扛着铁锹的农民看见停在路边的小车跑了过来,他就地一蹲,便与他们聊了起来。

其中一个农民,胳膊窝下挟着记工册,刘杰向他要过来看了看,然后问他:“这地到底是分了好还是不分好?”

他说“分了好。”

刘杰又问:“为啥好?”

一个年纪较长的农民插话说:“在一堆儿打粮少,饿肚子,吃不饱。”

刘杰问:“为什么?”

他说:“没有积极性。”

刘杰又问:“那分了有没有风险?”

他说:“分了有风险,不分也有风险,但分了有饭吃,不分没饭吃,那不如分了。”

随着车轮的颠簸,刘杰还想起了一次他到通许县调查,看到集体养的牛皮包着骨头,倒下去站不起来,抬起来又站不稳,他曾感慨地自言自语:“这怎么行呢?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应按群众的意愿办事呀!”

这次农村调查,时间长,范围广,不仅听各级领导汇报,而且深入农村和农民交谈,实地考察农业生产责任制的情况,总得来说,收获比较大。一是亲眼看到了农村形势的可喜变化。大灾之年小麦获得了好收成。据刘应祥和各地同志的测算,夏季小麦产量当年可达200亿斤,这在改革之前是很难想象的。二是生产责任制深得人心。特别是“联产到劳”责任制发展很快,很受农民欢迎。从当时了解的情况看,“联产到劳”的生产队,南阳地区上升到57%,周口地区达到76%,开封地区占72%。三是“左”的积习根深蒂固。改革的阻力主要来自于“左”的影响。还有许多干部对“联产到劳”心存疑虑,甚至反对,致使深受群众欢迎的“联产到劳”责任制一直没有取得“合法”地位。

通过这次调查,对实行各种形式的农业生产责任制有了进一步的认识,思想更加明确。621日,刘杰参加了南阳地区县、市委书记会议并讲话。结合农村调查的情况,他讲了要进一步稳定和完善生产责任制的问题,强调要放宽政策。他说:“哪一种政策最适合发展生产力,哪一种政策就是正确的,什么政策适合,我们就实行什么样的政策。对于到底实行什么样的生产责任制,起码是应该允许各种不同形式的存在,我们不能主观地用一种形式去排除另一种形式,说那种形式不中,不能那么搞。现在发展比较快的还是联系产量到劳力,但我们也不反对其他形式,不能以中央文件上只写了联系产量到组这种形式就说‘联产到劳’不行。我们要有勇气从实际出发,敢于实事求是,不要带任何框框,认为这种办法一定比另一种办法好,带着主观的愿望去试验”。他特别强调了要肯定过去不合法的联系产量到劳力这种形式的生产责任制。讲要根据实践,必须把它肯定下来。实行这种责任制是组织广大社员群众生产和生活的一种科学方法,也是实行各尽所能、按劳分配这个原则的较长时期的一种根本制度。因为它能极大地调动群众的积极性。要用一切办法去稳定、去完善。这次会上,他还讲到了“包产到户”的问题。他说:“甚至有的地方实行责任制,把30%的地分到户,这种方式是不是一定要坚决反对,我看也不能。”

总之,通过这次深入系统地调查,进一步解放了思想,明确肯定了“联产到劳”责任制,这在思想认识上是一个很大的突破。7月,他给省委写了《关于农村生产责任制情况的调查报告》。提出了实行联系产量到劳力越来越多的趋势,深入分析了这种责任制“联产连着心,谁联谁操心”的特点,就如何进一步发展、完善和巩固提出了意见。强调极左仍然是当前发展生产责任制中的主要思想障碍,必须进一步批判和清理,只有大胆解放思想,才能从实际出发,把河南农村的改革引向纵深。报告还特别提出对落后贫困的地方,应把30%的土地作为口粮田分给农民,先解决吃饱肚子的问题。当时我们之所以特别强调要推行“联产到劳”责任制,主要是因为这种责任制在当时的形式下简便宜行,群众普遍欢迎,易于接受。

与此同时,省委其他领导到豫西、豫北的调查也取得了积极的成果。

为了更好地推进河南农村的改革,198081日至6日,省委召开工作会议,讨论制定了《关于农业生产责任制问题的补充规定》,进一步放宽了政策。一是提出要稳定各种形式的生产责任制。对各地提出的不同办法,只要能促进生产力发展,有利于增加产量,提高社员生活水平,就应当加以肯定并使它稳定下来。二是要求不同类型的生产队要采用不同形式的生产责任制。生产力水平高的先进队,应当继续实行“定额管理,小段包工”的责任制;一般的生产队可以实行“五定一奖”联系产量到劳力的责任制;有些长期贫困的生产队,群众要求实行包工包产到户的也应当允许。山区内的独居户可以包工包产到户,超产归己。这些政策的转变,支持了“联产到劳”、“包产到户”的发展。

9月中央全国省市委第一书记座谈会后,为贯彻中发【198075号文件,省委于1980105日至11日召开地市委书记座谈会,学习讨论中发【198075文件,总结全省实行农业生产责任制情况,明确提出了要“因地制宜,分类指导”的方针,肯定和推广了开封地区实行联产到户责任制的做法和经验。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