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嵩山河子

容人容心容言,增智增辉增荣

 
 
 

日志

 
 
关于我

别人说,我像一杯水,透亮。 我说,我是一杯热水, 不,是一杯65度的白酒,不仅透亮,而且有热度。 我的确像一个傻子。 眼里揉不得沙子,总是爱自觉不自觉地为正义、为他人俩肋插刀。 漫漫人生,一事无成,总觉得:人生都是向西行的。 在这个世界,我们不能留下什么。 既然为人,就当快乐! 但要永远记着,把脑袋长在自己的肩膀上。 决不可人云亦云。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难以忘却的记忆  

2017-09-07 22:08:00|  分类: 大地风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难以忘却的记忆

当时,刘杰同刘正威、刘应祥等同志,曾到洛阳、许昌、周口等地调查研究,并深入到不少县的农村了解情况。在太康县他亲眼目睹了一个农村的贫困情景。这个村叫葛庄,过去属于“睢、杞、太”老革命根据地。许多当年的老游击队员,家里没有被褥,睡在麦桔窝里。吃的是红薯,破衣烂衫,不少孩子在春寒时节还光着屁股。全生产队只有三头毛驴,其中两头饿的倒在地上,抬都抬不起来。看到这“泥巴房、泥巴墙、泥巴囤里没有粮”一贫如洗的农村,真是令人心寒。究其原因,主要是由于搞人民公社和“文化大革命”,挫伤了农民的积极性,给农村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当时有顺口溜说:“下地一大片,回家一条线。社员磨洋工,干部瞪眼看。男的喷大空儿(侃大山的意思),女的做针线。”“头遍钟,当没听。二遍钟,打呓症。三遍钟,门口冲(窥看的意思)。四遍钟,慢腾腾。来到地里磨洋工。”“一队的钟,二队的号,三队的犁铧,四队的哨,五队的干部挨门叫,就是社员叫不到。”这些都是农民对强迫集体劳动的一种抵抗情绪的反映。当时,农民每天的工分只有5分钱,生活是“红薯汤,红薯馍,离了红薯不能活”。有的中学生编歌唱:“我们的生活日日升,我们的稀饭日日稀。”以此表示对“人民公社”制度的不满。因此出现了农民逃荒要饭、扒火车等严重问题。

 1980年春季,刘杰到下面检查工作。在从登封县城到唐庄乡的路上,县委书记的车突然被一位老农拦住,他不得不下车。刘杰一行也下了车,径直走了过去,想看看是怎么回事儿。

精彩的一幕发生了。

老农一脸无奈地看着县委书记,问:‘你是不是县长?’

县委书记说:‘是,你有事儿?’

老农说:‘我想问一件事儿。’

县委书记说:‘你说吧。’

老农迅速地在人群中扫视了一圈,然后把眼神落到了刘杰身上,壮着胆子问:‘现在是不是社会主义?’

县委书记说:‘是呀!’

听了县委书记的回答,老农一脸狐疑,反问道:‘那咋给皮司令(指皮定均司令员)说的不一样哩?当年皮司令在俺的牛屋亲口对我说,等打走了鬼子,建立了新中国,搞了社会主义,到时候就有吃有穿了。而现在不仅吃不饱,连水也喝不上,这是啥社会主义!’

刘杰听得心里酸酸的,急步上前抓住老农的手说:“老先生,我们对不住你呀!你说的问题,我们马上解决。”

上车后,刘杰立即让县委书记想方设法解决他们的问题,并安排省交通厅专门派一辆车给他们拉水,以解决他们的燃眉之急,帮他们渡过了难关。

最难忘的是一年后的新县之行,那是热浪滚滚的六七月间的夏季,刘杰和省直有关部门的七八个同志整整在农村跑了一个多月,具体了解指导农村实行责任制情况。当他到了处于大别山深处的新县时,感触特深。新县是红军的故乡,全国著名的革命老区和将军县。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黄麻起义的策源地,鄂豫皖苏区首府所在地,坚持大别山红旗不倒的中心地,刘邓大军跃进大别山的落脚地。在这里,先后诞生了红四方面军、红二十五军、红二十八军等主力红军,培育了许世友、李德生、郑维山等90多位叱咤风云的共和国将军和省部级干部,献出了吴焕先、高敬亭等5.5万名优秀儿女的生命。从地理位置上说,地处大别山腹地,鄂豫皖三省结合部,素有“三省通衢”和“中原南门”之称。但是,解放几十年了依然很穷。

在浒湾公社黄墩大队,刘杰看望了四户农民。有个老婆婆,三个儿子,两个分出去了,剩下的一个是憨子。刘杰问她:“粮食够不够吃?”

她一听就哭了起来,说:“咋能够吃!”

刘杰问;“那你咋办?”

她很无奈地回答:“养鸭子,买粮食。”

刘杰又问一个年轻社员:“你们这里有山有水,环境这么好,为啥粮食不够吃?”

他说:“修水库、水渠把地占了。”

转过身来,刘杰问一个中年妇女:“你家够不够吃?”

“不够!”

“你们咋办?”

“小孩爸出去卖唱,要饭。”

刘杰望了望她身后光着屁股的小男孩和一位有了病没钱治的老婆婆,忍不住回过头来对陪他一起看的新县县委书记说:“听了叫人心酸。我们这些人,对不起老区人民啊!”

当天晚上,刘杰给省委第一书记段君毅和在家主持省政府日常工作的副省长李庆伟打了电话,共同商量决定,为了让老区人民有个休养生息的机会,三年之内不给新县统购任务,每年还定销给新县二千万斤粮食。

第二天,在新县正在召开的各公社书记会议上,县委书记公布了这个消息,人心大震。大家纷纷讨论如何挖穷根。一些公社书记说:“新县为啥穷?是吃大锅饭吃穷了,割资本主义尾巴割穷了,阶级斗争天天斗,斗穷了。”还有些人说:“我们过去有山不靠山,有水不靠水。集体富不起来,还不让社员自己富。现在政策放宽了,我们这些当干部的,思想也得跟上去,要千方百计让社员富起来,不能再厚着脸皮伸手要粮了。”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