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嵩山河子

容人容心容言,增智增辉增荣

 
 
 

日志

 
 
关于我

别人说,我像一杯水,透亮。 我说,我是一杯热水, 不,是一杯65度的白酒,不仅透亮,而且有热度。 我的确像一个傻子。 眼里揉不得沙子,总是爱自觉不自觉地为正义、为他人俩肋插刀。 漫漫人生,一事无成,总觉得:人生都是向西行的。 在这个世界,我们不能留下什么。 既然为人,就当快乐! 但要永远记着,把脑袋长在自己的肩膀上。 决不可人云亦云。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农民是农村改革的创造者和先行军  

2017-09-11 22:29:45|  分类: 大地风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农民是农村改革的创造者和先行军

中国农村的改革,不是专家的发明,也不是某个领导人的提议,更不是来自红头文件,而是中国农民经过长期压抑后的一种自发行为。

1976年在粉碎“四人帮”后,迅速结束了十年“文化大革命”,加上后来的真理标准大讨论,进一步解放了思想,实事求是的光辉开始在中国农村大地闪现,一群再也不愿忍受饥饿折磨和折腾的农民,开始对建国后几十年的实践进行反思。在反思中他们发现,他们不需要豪言壮语,不需要政治运动,最需要的是土地,是能让他们吃饱肚子过上好日子的土地使用权。在他们看来,在社会主义的大环境下,土地承包是一种可行的好办法。于是,1978年安徽凤阳小岗村的18户农民一夜之间按着手印把土地分了,开创了中国农村改革的新纪元。几乎是同时,或更早的一些时候,在河南的边远山区和贫穷地带,一些农民也偷偷地搞起了承包责任制。在他们看来,这法儿管用,并且是经过实践检验过的。

因此,在洛阳的一些地方,曾经流传着这样一个顺口溜:“工作一着急,搬出刘少奇”。因为刘少奇等同志主张的“三自一包”“四大自由”“包工定产”等办法很管用,能多打粮食。

在河南农村,经三年自然灾害后,不少地方都保留着每人一份的自由地,他们非常怀念1961年为解决自然灾害所实行的责任制办法。在严重的困难面前,中央发了“六十条”,允许农民借地,开小片荒,“三包一奖四固定”,实行各种形式的生产责任制,使农村形势迅速好转。后来,搞“阶级斗争为纲”,搞“文化大革命”,那些行之有效的做法受到了批判。但是,老百姓心中有数。他们并不认为那种做法是错误的。在当时,段君毅和刘杰也特别清醒,曾指出:“文革中的错误可以批,但‘借地度荒’的事儿不能批!正是这个‘借地度荒’救了河南农民的命。”

于是,1977年秋冬,随着大地春动而带来的喜悦,在洛阳地区的一些社队,便自发的搞起了“地下责任制”。偃师县司马大队,1977年秋季实行产量责任制,总产比1976年净增100万斤,1978年比1977年又增88万斤。新安县北沟大队,1978年暗地里实行联产责任制,在旱灾、风灾严重的情况下,仍获粮棉双丰收。粮食总产比1976年增产10万斤,棉花单产增加48斤。

与安微省相邻的沈丘县,过去也是一个多灾低产闻名的穷县,1979年麦收后,县委书记沈发启到周营公社一连串三个紧挨的村庄张营、崔营、东李营调查,听说县委书记来了,正在田里锄地、拔草的农民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地拉起呱来。一位老农民拉着他的手,担心地问:“跟你说真话,打去年种麦,俺们就悄悄地分了田,搞了包干,这不违反政策吧?”话音刚落,一位后生就冲老头子叫了起来:“前些年咱这儿打的粮食连肚子都填不饱。年年吃救济,现在包了干,家家户户都有了余粮,啥好啥坏不是清清楚楚的嘛。”他在村里整整转了一天,所看到的是家家户户、老老少少忙着修理犁耙、播耧、铁锨,一派勤劳致富的景象。

在离开村子前,他望着前来送他的乡亲,提高嗓门说:“我坚决支持你们,你们甩开膀子干吧!”并自言自语地说:“不容易,这是用三十年的学费换来的呀!”当时陪同调研的公社书记李学斌向他介绍说,这三个村自1958年“大跃进”以来,一直是:“社员面朝黄土背朝天,一天难挣一盒白鹅烟(九分钱一盒);仨营一营更比一营穷,夜晚家家锅灶不冒烟(不吃晚饭)。”自78年种麦时,悄悄地把地分给了农民,实行了大包干,才一年变了样。说来也真灵:上工“一窝蜂”,马上变成了“满天星”;块块承包田无板结,无草荒,无虫害。无论是麦或秋庄稼,长势之好,多年罕见。干了不到一年,粮食大量增产,户户收入翻番!以东李营为例,全年粮食总产量由上年的55万斤猛增到137万斤,一年等于两年半;社员口粮翻了一番,由上年的283斤增长到600斤,其中仅小麦就有320斤;社员人均分配收入由上年的32元猛增到107元,一年间上升了两倍多。上年全大队救灾吃国家返销粮7.5万斤,这一年不但没吃返销粮,还净向国家交售粮食7.94万斤。大包干一年,就告别了“吃粮靠返销”的日子,甩掉了穷困的帽子。

于此同时,在开封地区的兰考、商丘地区的虞城以及全省不少的社队也都实行了不同形式的农业生产责任制,也有的偷偷地搞起了包产到户。应当说,河南农村的改革起步是比较早的,效果也比较好,受到了广大农民的普遍支持和欢迎。

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确实是中国农民的一大创造。

早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后在我省沈丘临近的安徽,曾经悬挂过“坚决抵制河南的单干风”的标语,而在沈丘也曾悬挂过“坚决抵制安微的单干风”的标语,正是在这种公开的“抵制”下,两省相邻的农民偷偷地干起了自个儿认准的事情。正如当时的沈丘县委书记沈发启所说:“我采取的办法是暗放,坚决搞大包干,分田到户。明里不说暗里讲,那时候我给起了个代名词,叫‘政变’。我们在县里开公社党委书纪会议,一开三天,有几个党委书记通了,就‘政变’了,底下哗地把地都分了。我记得80年夏天全县都分光了。可是我们报时疏忽了,上边问下来说你78%都分了?我说,谁说的,没有啊!他说是你报的。回去一查,果真报了,立即改过来。我说,弄错了,是七点几不是七十几。不能承认,那样承认确实不中。”

彼此心照不宣,配合的天衣无缝。就是这样,以东方人的幽默,化解了一次次风险和重压。在河南农村改革的历史上,曾经出现了这样一幅荒诞不经却又令人心酸可笑的滑稽景观,一方面,异口同声地对“大包干”口诛笔伐;另一方面,还是这些人却悄悄地把“大包干”变成了现实。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