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嵩山河子

容人容心容言,增智增辉增荣

 
 
 

日志

 
 
关于我

别人说,我像一杯水,透亮。 我说,我是一杯热水, 不,是一杯65度的白酒,不仅透亮,而且有热度。 我的确像一个傻子。 眼里揉不得沙子,总是爱自觉不自觉地为正义、为他人俩肋插刀。 漫漫人生,一事无成,总觉得:人生都是向西行的。 在这个世界,我们不能留下什么。 既然为人,就当快乐! 但要永远记着,把脑袋长在自己的肩膀上。 决不可人云亦云。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大地风波》雇工人数的争论从郑州争到了北京  

2017-12-06 21:12:54|  分类: 大地风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比如雇工问题,中央规定不超过7人,而实际上有的早超过了。是农民不执行中央的政策,还是中央的政策不切合实际?1984年的一天,从北京来了一个调查组,专门调查河南的雇工问题。对这个问题,刘杰不愿直接面对,也不想直接去谈。于是,他让省委办公厅副主任、省委书记办公室主任袁鹏雁处理这个问题,并安排叫来了省委政策研究室的李海涛。他对海涛说:“中央来了个调查组,专门了解河南的雇工情况,我们不便接触谈这样敏感的问题。明天上午8点半,他们在常委会议室听汇报,你去谈。”
原创:《大地风波》雇工人数的争论从郑州争到了北京 - 嵩山河子 - 嵩山河子

 五、雇工人数的争论从郑州争到了北京

农村“两户一体”的出现,必然涉及到雇工问题。而当时中央的规定是每户不能超过7人。随着农村经济的迅速发展,显然是不适应的,如果死死的按这个数限制,势必影响到发展的速度,挫伤农民的积极性。

对于这一点,刘杰心里十分清楚。它曾对省委政策研究室的同志说:“社会上出现的一切现象,都有它存在的客观需要性和必然性。比如雇工问题,中央规定不超过7人,而实际上有的早超过了。是农民不执行中央的政策,还是中央的政策不切合实际,你们要很好研究研究,为什么中央只规定7人而不规定8人或者5人呢?”同时,对雇工人数这一敏感问题对下面他一般不谈,而有时候当有人问及又不得不回答时,他总是说:“中央规定不是不超过7人嘛!你怎么看?”往往把问题又踢了回去,却又追问着说“这么着行吗?”其实,他还是使用的大撒把的形式,在这个问题上让农民自己去选择。所以在当时的河南,不少经济联合体所办的企业,雇工人数远远超过了7人,甚至有的达到了几百人。

难怪有人会把这事告了上去。

1984年的一天,从北京来了一个调查组。调查组由中国商业经济研究所所长带队,下面有五个同志,专门调查河南的雇工问题。

显然,对这个问题刘杰不愿直接面对,也不想直接去谈。于是,他让省委办公厅副主任、省委书记办公室主任袁鹏雁处理这个问题,并安排叫来了省委政策研究室的李海涛。海涛闻讯赶来,刚一坐下,刘杰就问:“中央规定雇工不能超过7人,我们搞了这么多,你怎么看法?”李海涛并不知道中央调查组的事,对刘杰突然提问雇工问题也不明白用意,脱口便说:“不适应、不科学、不符合实际情况。”刘杰反问:“怎么不适合?”李海涛说:“三条理由:第一、中央规定雇工不超过7人 ,来自于马克思的《资本论》。当时马克思是一种假设,超过七人就会产生剥削。现在过了一百多年,不能拿那时的东西套现在。第二、七个人不分行业,都强调七人不准确。像运输专业户郭明只顾了三个人搞运输,雇三个人搞运输的收益比雇十人种田的收益要多得多,不能对人数简单化。第三、衡量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界线能不能用七人的标准来衡量?这么严肃的问题不能简单化。”刘杰听后笑了笑,点点头。然后说:“中央来了个调查组,专门了解河南的雇工情况,我们不便接触谈这样敏感的问题。明天上午8点半,他们在常委会议室听汇报,你去谈。”

第二天上午,李海涛参加了那个汇报会,在袁鹏雁介绍了情况后,李海涛汇报了河南的雇工情况。一开始,那位中央调查组组长就问:“中央关于雇工的文件都学了吧?河南雇工的情况怎么样?”李海涛说:“七人以下我们都有,也有的超过了七人,我们还比较多。”那位中央的调查组组长问:“你们省委是什么态度?”在做了有关情况的解释后,那位组长又强调说:“中央为什么只讲七人、而不讲八人、十人或更多的人?”李海涛说:“这是一种假设,一百多年后还能这样吗?不讲行业,就这么简单地讲不超过七人,这科学嘛”。那位组长说:“这样吧,中央有这个规定,你们给省委汇报吧。”

那次会议后,李海涛向刘杰汇报了会上争论的情况。刘杰说:“继续探讨,不行就到北京去给他们汇报。” 后来,李海涛按照刘杰的要求到了北京,先是向农业部李友久副部长作了汇报。李部长说:“这个问题可以研究。但还得按中央的规定讲。”之后,李海涛又到了中央书记处农村工作研究室所在的9号院,向杜润生作了汇报,杜润生在听了汇报后讲了四个字:“可以研究”。但中央在当年新出的文件中依然那样讲,直到三年后才去掉这句话。

而河南的雇工情况依然如故,丝毫没有发生影响和变化,根据农村发展的需要,充分尊重了群众的选择和愿望。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