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嵩山河子

容人容心容言,增智增辉增荣

 
 
 

日志

 
 
关于我

别人说,我像一杯水,透亮。 我说,我是一杯热水, 不,是一杯65度的白酒,不仅透亮,而且有热度。 我的确像一个傻子。 眼里揉不得沙子,总是爱自觉不自觉地为正义、为他人俩肋插刀。 漫漫人生,一事无成,总觉得:人生都是向西行的。 在这个世界,我们不能留下什么。 既然为人,就当快乐! 但要永远记着,把脑袋长在自己的肩膀上。 决不可人云亦云。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转载]宜春记  

2014-06-15 16:21:22|  分类: 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周泽《[转载]宜春记》
原文地址:宜春记作者:北京张磊律师

宜春记

 [转载]宜春记 - 周泽 - 周三畏的博客



    五月,宜春,阴,风。

 

早晨醒来,看到手机上有一条未读短信,是早上六点多住在我对面房间的周泽律师发来的:“我老婆XXX,电话XXXXXX,如果我有什么事,劳你联系下她。我还有一个朋友XXX,电话XXXXXX”。

 

我咬了一下牙,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感情,起床,拿出空白的刑事案件、行政案件委托书各两份,走到对面房间,请周泽律师签了字。

 

周泽律师今天要去捍卫一名中国律师的辩护权利,去捍卫因在其他法庭参加庭审而无端被江西高院剥夺掉的辩护权利,也是去维护他的当事人的辩护权利。

 

我是来旁听的。人民走向法庭,促进司法公正,我今天自己代表自己,自己宣布自己是人民,是公民,我要去法庭旁听案件审理。

 

    然而,今日发生在江西省高级法院(借用宜春市中级法院开庭)庭上庭下庭前庭后的种种,简直让人出离愤怒。中国的法律,已经让这些披着法袍的人糟蹋成什么样子了。

 

    今日,江西省高级法院二审的周建华被指控受贿一审被判死缓周建华不服上诉一案,在宜春市中级法院的中法庭开庭审理。

   

我于昨日到达宜春,与同样前来旁听周建华案的陈泰和教授、陈以轩律师汇合,而此前,周泽律师及其助手赵琮、上海马朗律师、知青记者郑荣昌已经在宜春。

 

早上八点半,我们到达宜春中院,在该院偏门口,凭身份证领取了旁听证,安检后进入法庭。我一直以为,旁听证是中国很多法院破坏法律实施的一个典型,法律明明规定公开审判,可是他却给你来一个旁听证限制旁听,不少法院的人维护旁听证时还振振有词,真是以践踏法律为荣了。

 

八点五十,周泽律师和马朗律师进入法庭,坐上了辩护席。

 

关于本案的辩护权,大致过程是这样的:周建华的二审辩护人是周泽律师和李金星律师,414日,广州市中级法院书面通知周、李二位律师(真功夫案蔡达标的辩护人)56日至9日开庭,54日,江西高院周建华案承办法官吴胜电话通知周泽、李金星律师周建华案58日开庭,周泽律师当即告知已经先收到广州中院的开庭通知,无法在58日参加江西高院的庭审,请江西高院另行安排开庭时间。但是通知的法官吴胜称江西高院不会改期。后周泽律师又将广州中院的开庭通知书传真给了承办法官吴胜。58日,周泽律师和李金星律师正在广州中院参加于56日开始持续到59日的真功夫蔡达标等人案开庭审理,无法到宜春参加江西高院开庭审理周建华案,江西高院于是以周建华的辩护人无正当理由不到庭为由,宣布剥夺周泽、李金星二位律师的辩护资格,称将另行指定辩护人为周建华辩护,并先是指定了两位律师前往会见周建华,被周建华拒绝,周建华要求周泽和李金星律师为其辩护,此后法院再次指定了两位律师前往会见周建华,周建华依然拒绝,坚持要由周泽、李金星律师为其辩护。但是此时,江西省高院已经令宜春市看守所禁止周泽、李金星律师会见周建华。此后,周建华家属到江西高院门口举牌要求保障周建华的辩护权利,于是法院同意周建华的部分亲属又委托了上海马朗律师作为周建华的辩护人,马朗律师会见了周建华,但是周建华并没有确认马朗律师的辩护人资格,没有在亲属签署的委托书上签字。马朗律师今日之所以还要出庭,主要是要请周建华本人当庭明确一下是否确认他的辩护人资格。

 

原定开庭时间过去十分钟左右之后,审判长和合议庭成员以及检察员并没有出现在法庭上,而是有两位法警走向辩护席,称请周泽律师离开辩护席,周泽律师询问原因,法警称是审判长命令的,周泽律师回复说我是周建华的辩护律师,我是来出庭履行辩护职责的,这里就是我的岗位,凭什么要我离开。法警称审判长已经宣布剥夺了周泽律师的辩护资格,所以周泽律师不能再坐在辩护席上。周泽律师说审判长凭什么剥夺我的辩护人资格,他是凭哪条法律有权剥夺辩护人资格?周泽律师并说,辩护资格问题,也是需要在法庭上解决的问题,现在庭都还没有开,为什么要我下去?法庭审理应当首先查明诉讼参与人的身份,我有周建华的委托书,我的辩护人资格问题应当由审判长在法庭上查明处理。法警队长出去了一趟,然后,回来宣布要清场。已经落坐的二三十名旁听人员中有人问,为什么要清场?凭什么清场?大家都坐着没有动,法警队长再次命令法警清场,有一位周建华的亲属大声说,你清场有什么法律依据?陈泰和教授对法警说,你们不要听他非法的命令,你们需要执行的是法律,不是领导的非法意志,不要当炮灰。

 

现场当时有十一二名法警,可能是因为人数不够,法警们并没有执行该人的清场命令。然后,该人指挥调来了十余名配警棍的黑服特警,对着旁听席一字站开。然后,我远远的只能看见有一群法警围着周泽律师,只看到周泽律师大声的和法警们说着什么,时不时拿出委托书和律师证。

 

但是律师证在这个地方显然不管用。我终于看到周泽律师被四个法警紧紧的抓着两个胳膊、搂着腰,就像电影里的慢镜头似的,慢慢的,慢慢的,一步一步的,一点一点的,从辩护席上拖离,拖过法庭中间,拖过检察员席位,拖过审判员走廊,最后消失在门外。这期间,仿佛整个法庭突然安静了下来,只看到周泽律师憋着气抗拒着法警的拖动,脸色通红,神情悲愤而无奈。

 

在周泽律师被拖出法庭后一个小时左右,审判长审判员终于出现在法庭上,宣布开庭,带周建华到庭。走上法庭时,周建华向旁听席上他的亲属挥手,并且说,你们保持冷静,不要授人以柄,一切有我。

 

审判长宣布继续开庭,周建华举手要求发言,审判长准许后,周建华即宣读了他的要求合议庭全体成员和出庭检察员回避的申请,理由主要为:合议庭成员非法剥夺他的辩护律师周泽、李金星律师的辩护资格,合议庭剥夺律师辩护权利既没有法律依据,也没有情理依据,合议庭此行为已经表明他们失去了中立审判的立场,已经沦为苏某对他打击迫害的工具,已经不能公正审理本案,而出庭检察员没能依照法律规定监督法庭的违法行为,保障当事人的诉讼权利,已经涉嫌渎职,所以也要求检察员回避。

 

周建华宣读他的回避申请书用时大概有5分钟。不得不说,周建华真的是一个人才,他宣读的回避申请书,理直气壮,气势如虹,声音洪亮,中气十足,用词准确,说理透彻,有理有据,语气连惯,词不重复,法、理、情、势兼备,简直可以作为中国律师的培训教材。

 

然后,审判长说,关于回避问题,上次开庭的时候已经解决,在此不再赘述。

 

周建华说我这是新的申请。

 

审判长对此不予理会,然后接着说本院已经通知周泽律师和李金星律师,但是他们没有正当理由拒不到庭,视为拒绝辩护,所以法庭决定他们已经不能再担任周建华的辩护人。

 

周建华问在其他法院参加其他法院先发出出庭通知的诉讼活动,算不算正当理由?对此问题审判长没有理会。审判长接着说,根据最高法院刑诉司法解释254255条的规定以及律师法第48条的规定,律师无正当理由不到庭参加诉讼的,不能再担任辩护人,然后法庭给你周建华指定了辩护人,指定了两批四人,你周建华都拒绝了,今天马朗律师是你亲属为你委托的律师,出庭为你辩护,你有辩护人,所以可以进行法庭审理。

 

周建华说,我没有拒绝周泽律师和李金星律师为我辩护,我一直要求他们为我辩护,周泽律师和李金星律师在其他法院参加诉讼活动,这难道不是正当理由吗?你说的司法解释254条、255条以及律师法的48条都不适用本案,我的辩护律师就是周泽律师和李金星律师,并且周泽律师今天已经来到法庭上要为我辩护,你凭什么剥夺他的辩护权利?你凭什么剥夺我的辩护权利?

 

期间,法庭首先是以周建华情绪不稳定为由宣布带下周建华,休庭15分钟。此间,有法庭工作人员出来调试法庭话筒音量,但是只调了审判长的话筒和检察员的话筒。有旁听者说,这不是话筒音量问题,是你审判长根本底气不足的问题。

 

后来,又以周建华情绪不稳定为由宣布休庭3分钟。此间,我注意到法庭外来了十余名公民要求旁听周建华案,但是法院却以没有座位了为由不准他们进入法庭旁听,我数了一下旁听席,至少空了22个座位。于是我也要求看上去像现场负责人的法院人员让旁听公民进入法庭旁听,但是这些正当要求被置之不理。后来在法庭上,我一边听到周建华在法庭上大声与审判长争辩他的辩护律师的辩护资格问题,一边听到法庭外公民在齐声喊“公民要求,依法旁听”。

 

断断续续的,休庭有五六次。其中有一次休庭时,我站起来向审判长说:审判长,刑事诉讼法规定公开审判,现在法庭里面还有这么多空座位,法庭外还有那么多公民要求旁听,你们为什么不让旁听,为什么违反公开审判的法律原则?为什么要破坏法律的实施?公开审判这么简单的事情为什么都做不到?审判长没有搭理我。

 

一个上午,基本上都是周建华在说话,核心内容是要求法庭对为何剥夺其律师的辩护权利作出合法、合理的解释。连马朗律师想在法庭上让周建华本人确认一下周建华到底是不是确定委托他的机会都没有。

 

周建华语言摘录:你们穿着法袍,代表国家行使审判权力,你们法袍是黑的,代表的是法律的权威,中间有一条红色的边,代表的是司法人员应当有一颗公平公正的心,你们不要对不起这个法袍。

你们这样随随便便就剥夺了律师的辩护权利,那每一个律师都可能遇到这种情况,你们是不是都可以随意剥夺?你们这样是在赤裸裸的挑战全中国的律师。

我因举报苏某及新余市委书记李某某而遭到他们的联合报复,遭到江西省纪委、省检察院联合滥用司法权力迫害,你们积极充当打手,我的那么多诉讼权利不予保障,你们还是维护公平公正的法官吗?你们已经沦为苏某报复陷害我的司法工具。

这里是共产党的法庭,不是苏某家的私家刑庭。

你必须给我解释清楚为什么剥夺我的辩护律师的辩护资格,你根本拿不出法律依据,也拿不出正当理由,在解决这个问题之前,其他的都不要说了,你们爱怎么判就怎么判好了。

 

期间,审判长多次令法警制止周建华。但是周建华除了一两次比较激动站起来要往审判长席上冲被法警按住之外,并没有身体动作,他就是不停的质问审判长为什么要剥夺他的律师的辩护权利。期间有一次,审判长说周建华我再让你讲两分钟,结果周建华真的不停的讲了两分钟,而且没有重复的,然后审判长敲法槌说两分钟到,结果周建华继续说。我无端的猜测一下,如果可以,那个审判长一定希望用一块胶布封住周建华的嘴。

 

可是,这是法庭审判,不是杀猪啊。

 

可怕的是,审判长竟然在周建华不停抗议、马朗律师要求周建华确定一下是否同意其为周建华辩护的时候,强行要求检察员出示证据,而检察员飞快的用PPT展示完了全部的26份证据,然后审判长乱中问周建华对证据有什么意见,周建华继续抗议,审判长然后问马朗律师有什么意见,马朗律师说需要先由周建华确认一下是否同意由他辩护然后再决定是否能够继续留在法庭上,然后审判长无视这一重大的程序问题,直接要求传证人出庭。马朗律师抗议,刚好那时已经接近中午1点了,法庭才决定休庭。

 

要想了解周建华的表现,可以参看韩国电影《断箭》,里面那位死磕当事人再加上三倍,就是今天法庭上的周建华。

 

如果一个人不是真的有冤,我不相信他可以在法庭上表现得那么大义凛然,那么底气十足。

 

下午,周泽律师前往法庭旁听,用身份证登记了之后领取了旁听证,进入法庭。我因为晚到一些,被告知旁听证已经发放完了。但是进去了的人告诉我说还有空位置,于是又是一番争取,于是法院先是同意再进入五个人,然后,再争取,又同意再发三张旁听证。

 

在此期间,陈泰和教授说有公民朋友找我们去帮一下忙,我们走出法院边上的小路,来到路边,原来是前来围观旁听的一位宜春当地的公民朋友,被村干部、镇派出所警员、县公安局“国保”跟过来了,要求他回去,并且有拉址之动作。我上前说,你们凭什么限制人家的人身自由?你们要传唤就拿传法律文书来,不然不要非法限制人家的人身自由,人家来旁听一个案件,怎么了?违法了吗?边说边把那位公民朋友拉到法院里边,摆脱了纠缠的那几人。

 

一回到法庭门口,正准备继续争取旁听权利,却听到法庭内一阵持续的激烈的争执,几分钟之后,一个法警队长下楼来对着对讲机大喊,快点上来人,然后我看到停在法院楼外的两辆特警大车上冲下来十来名黑装特警,冲上楼去。然后又是一阵激烈的声音。然后突然又安静了一点,但是我听到周泽律师的声音:你们凭什么不让我旁听?

 

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有的时候,这样的问题,是不是已经不需要再问了?因为,好像在某些时候,某些地方,已经不讲法律了,不讲道理了,所以,也就没有凭什么了。就不让你辩护,就不让你旁听,不需要凭什么,你能怎么样吧?我有法警,还有特警,拖你出去。

 

期间,又调来了一车特警。

 

周泽律师终于被强行拖出了法庭,一天当中的第二次,第一次是被从辩护席上,第二次是被从旁听席上。

 

    法院门外,当看到周泽律师手上被拖拉形成的淤伤时,突然之间,我对旁听这个案件再没有任何兴趣:裸奔,有什么好看的呢?

 

    以上文字,依记忆而成,难免有错漏,但是基本内容是不差的,我敢说,直到世界末日,江西省高级法院都不敢把今天这场审判的庭审录像公布于世。因为今天的这一场审判,今天在法庭上下发生的一切,是对中国法制莫大的讽刺,深深的伤害。

 

我们每一个真正的法律人,都受到了伤害。

 

 

 

2014523日,江西宜春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