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嵩山河子

容人容心容言,增智增辉增荣

 
 
 

日志

 
 
关于我

别人说,我像一杯水,透亮。 我说,我是一杯热水, 不,是一杯65度的白酒,不仅透亮,而且有热度。 我的确像一个傻子。 眼里揉不得沙子,总是爱自觉不自觉地为正义、为他人俩肋插刀。 漫漫人生,一事无成,总觉得:人生都是向西行的。 在这个世界,我们不能留下什么。 既然为人,就当快乐! 但要永远记着,把脑袋长在自己的肩膀上。 决不可人云亦云。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瞬悟》《一道历史的命题》附:面对中国农村经济现状的思考  

2013-07-21 18:46:16|  分类: 瞬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世纪即将过去,新的世纪就要到来,在这世纪之交的关键时刻,对于一个有12亿人口、9亿农民的中国来说,如何正确认识当前的农村经济形势和主要矛盾,紧紧扭住影响农民生产积极性,制约农村经济发展的牛鼻子,将中国现阶段的农村经济引向新水平,无疑是一件十分重要而有意义的事情。

 

 

中国农村经济已经跨入新阶段

 

    新中国成立五十年来,中国农村经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特别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中国农村经济的发展取得了众口皆碑、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跨入了新的发展阶段。突出的标志是: 一方面,农品已由过去的长期短缺变为供求基本平衡,丰年有余。卖方市场转向买方市场。不但农产品丰富,产业结构优化,农林牧副渔全面发展,农业的综合生产能力大大增强,而且农业的生产条件、科技水平、装备能力,以及农民的生活方式和科技文化素质也发生了根本变化。突出的表现是有五个明显的转变:一是由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的转变。过去的肩扛人抬、锹挖手种和单纯的靠天吃饭,在很大程度上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农业生产条件大大改善。无论是农田有效灌溉面积,农村的用电量、用油量,还是化肥、农药的施用量,农机的总动力,机耕、机播、机收的面积等等,都有了大幅度的增加和提高。二是由粗放型经营向集约型经营转变。农业生产的科技含量大大提高。无土栽培从无到有,地膜使用方兴未艾,良种育植广泛普及,科技对农业增产的贡献率超过了40%;不少农业科研成果跨入世界先进行列,有的已占世界领先地位。不但建立了包括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在内的多层次的农业科研体系,而且建立了全国从中专到博士后的学科齐全的农业教育体系,建立了从乡到省的四级农技推广网络,形成了一支有较高水平的农业科技、教育和推广队伍。三是由单一种植向多种经营转变。产业结构优化,农林牧副渔全面发展。过去农民为吃穿种田,按上级的计划种田,现在按市场的需要种田,啥赚钱种啥,追求种植效益的最大化。特别是乡镇企业的蓬勃发展,农村小城镇的崛起,为农村经济注入了新的活力,使广阔的农村开始迈向工业化、城市化和现代化转变的行列。四是由封闭式经营向开放性经营转变。过去的农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几十年成辈子地守着家乡的土地。而现在的农民冲出了原有的地界,冲破了原有的经营范围,跨地区、跨行业作业,成为市场经济大潮中一支庞大的生力军。每到收割季节,就有成千上万的农民驾着自家的收割机从北向南,从东到西,刚征服了中原,又战到了华北、西北、东北,这种跨地区式的作业,着实为新时期的中国农村平添了几分光彩。五是由自给性消费向商品性消费转变。过去农民种田为糊口,粮食常常不够吃,现在粮食和其它农产品大幅度增长,农村开始由温饱向小康迈进。农民的吃、穿、住、用、行都发生了深刻变化。在有些地方,特别是一些先富起来的农民,吃讲营养,穿讲时尚,用讲高档,住讲宽敞,生活水平大幅度提高。

    另一方面,是增产不增收,严重挫伤了农民发展生产的积极性。1997年与1996年比,农民收入赠幅由9%降到4.6%;1998年与1997年比,农民收入增幅又由4.6%降到了4.3%。农业连年丰收,农民收入增幅却连年下降,这就不能不影响到农民发展生产的积极性。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有远因也有近因。从远因讲,由于我国长期受计划经济的影响,至今在不少方面仍不适应市场经济的需要,在农产品的转换过程中还不能真正按市场经济规律办事。从近因讲,由于近几年受亚洲金融风波的影响,世界经济低迷,加之我国农业的迅速稳定发展,在许多方面还不适应。一是思想认识上不适应。首先,相当多的干部、特别是从事农村工作的干部,对农村经济的新形势认识不够,关注、研究、理解的不够,没有摆到应有的位置。其次,是浮在面上多,一般化号召指导多,并没有抓住束缚农村经济发展的突出矛盾和症结。甚至有的地方的领导片面地追求政绩,强迫农民毁果树建棚、犁麦种烟、种梨枣、种大蒜,而收下来了又大堆大堆地烂掉却没人问津,严重挫伤了农民的积极性。难怪有的地方的农民要说“政府的话不能听,叫你往西你往东”,其中也不无道理。二是经营体制上不适应。特别是与农民打交道的基层组织不适应,大多一不参与农民的经济活动,二不为农民提供有效的服务。过去生产队时,农村基层干部的主要任务是派活敲钟,领路记工分,而现在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原来的那一套用不上了,农村基层干部的主要工作变成了收提留、罚款。并且不少地方人浮于事,人满为患,农民负担愈来愈重。这就不能不造成农村干群关系紧张,集体上访此起彼伏,农村经济发展滞缓,基层政权不稳固。就拿农民过去投资参与的供销合作社,也大多变成了官办社,亏损的亏损,倒闭的倒闭,破产的破产,投资鸡飞蛋打,非但几十年没分到分文的红利,甚至连本金也无处去找。三是服务措施不适应。面对农村经济发展的新形势,许多基层干部苦无门路,缺少招数。往往是上边说什么喊什么,甚至习惯于大轰隆,搞空对空。对农村经济的发展,既拿不出强有力的措施和办法,也不能为农民提供信得过靠得住的真实有效的服务。

    总得来看,当前农村经济发展的主要矛盾依然是先进的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主要的矛盾方面是如何进一步调动农民的积极性,把新形势下的农村经济推向一个新阶段,提高到一个新水平。

   

要紧紧扭住影响农村经济发展的牛鼻子

 

    就生产力发展而言,应该说当前仍然有一定的空间和潜力。比如,可以进一步优化农村的产业结构,加大科技投入,搞“一优双高”开发,建高效农业区,发展生态农业园,等等。但是,必须清醒的看到,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中国农村经济的发展有三个不利因素:

    一是人多地少。要以占世界7%的耕地和占世界7%的水资源养活占世界22%的人口。中国的农业与世界发达国家的农业不同,大多数农民不可能完全靠种地而成为大富翁或大的农场主。加之中国的农民若仅处于卖原粮、原棉、原烟、原果的“原”字状态,就永远也不可能走向极大的富裕。二是中国的农民大多太分散。12亿人口有9亿农民,并且居住分散。长期以来,中国的农民有独立耕作的习惯。特别是实行家庭联产承包经营责任制后,极大地调动了农民生产的积极性,促进了农村生产力水平的迅速提高。而现在搞的是市场经济,分散的农民一家一户的单个作战,既形不成市场竞争的能力,也不具备市场上谈判的地位。这样,就不可能占领国内的城市市场和广大的农村市场,更不可能占领国际市场。特别是随着关贸总协定的签订,必将对中国的农业带来新的机遇和挑战,农民的收益通过市场转换的份额势必愈来愈大。在这种情况下,国外组建了不少大的集团或跨国公司,中国分散的农民,同样不能被拒于市场之外,而也不可能一家一户的直接参加市场竞争。三是不掌握产品的价格。计划经济条件下,政府掌握着产品的价格,分散的农民可以通过政府一次又一次的调价获取收入。市场经济条件下,利益分配是根据供需情况的变化通过市场调节实现的,农民要创造农业生产的最佳效益,必须加入到市场竞争中来,以市场上供需情况的信息变化来指导生产,从而追求农业生产的效益最大化。

    显然,在市场经济条件下,面对农村经济发展的现状,仅仅依靠家庭承包责任制一种形式,已经不能适应农村经济发展的需要。当前的主要任务是充分调动农民的生产积极性,紧紧扭住影响农村经济发展的牛鼻子,把一家一户经营的农民真正变成市场经济的主体。最主要的有两条,一是要想方设法提高农民的组织化程度,增强农民参于市场竞争的能力;二是要想方设法让农民分享农产品加工、销售的利润,增加农民的收入。

 

体制创新是新阶段扭牛鼻子的切入点

 

中国是一个有9亿农民的大国,中国农村经济发展的状况如何,中国农民的富裕程度,将直接影响着中国经济发展的总进程。然而,要把现阶段的农村经济推向一个新水平,不是改变现有的家庭承包责任制形式,也不是要回到人民公社化的老路子,而是要实行体制创新,探索一条适应当今农村经济发展的新路子。一方面,要拉大产业化生产的链条,增强农民参与市场竞争的能力;另一方面,要解决好农民的联合问题,提高农民在市场上的谈判地位和参与能力。首先是按照民有、民享、民管的原则,运用法律的手段,通过协议合同把农民联合起来,建立起让农民真正参加的、农民能够真正作主的农村经济合作组织。在经济上农民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在政治上基层政权就不能巩固。中国的农民经济上当家,政治上作主,这正是中国兴旺发达的希望所在。其次是允许农民群众在实践中发展创造,充分尊重农民群众开拓创新的积极性。党和政府要为农民群众的探索实践创造良好的环境,制订优惠的政策,提供全方位的服务。就目前河南农村的情况看,这种探索和实践主要有三种形式: 

    一是对农村供销社进行脱胎换骨的改造。长期以来,在计划经济条件下,供销合作社变成了政府对农村的物资分配机构和农副产品收购机构,改变了农民合作经济的性质。改革开放以来,虽然分配、收购的职能少了,但大多也没在恢复与农民的经济合作上下功夫,实际上供销社与农民成了买卖关系。现在,对基层供销合作社进行脱胎换骨的改造,抓农民群众直接参加的“三社一场”(即:专业社、村级服务社、城镇消费合作社和各式各样的市场),不失为是一种明智的可取之举,符合现阶段农村经济的发展方向。象豫东夏邑农民有养长毛兔的经验,县供销社就办起种兔场,联合家家户户养兔,然后统一收售兔毛,与农民实行风险共担,利益共享。象豫西南镇平县某村,家家户户都加工淀粉,起先是分别采购原料、寻找销路,既价高费工,又平添诸多不便。村里就办起了专业合作社,统一进料,统一销售,不但大大降低了成本,而且还扩大了生产量,先后在广东、湖南等省设了十多个跨地区经营的销售点。二是以经营大户或农村能人自发组织的学会、协会、经营性公司蓬勃发展。为抵御单个经营力量不足的风险,提高参加市场竞争的能力,不少农民自发地组织起经济实体,共同合作发展经济,取得了理想的效果。象豫东虞城县农民张青海组建的河南省科迪食品集团有限公司,与农民合作生产食品,从建立原料基地、冷库、食品加工厂,到在商丘、郑州、北京、东北建立销售网络,形成了完整的生产销售体系。现在总公司有员工3500人, 下设13个生产厂(场),4个外地销售公司。1998年完成产值3.5亿元,销售收入3.3亿元,实现利税3560万元。他们联合农民建立畜产品养殖基地,特种蔬菜种植基地,号召农民发展养殖,种植芦笋、甜玉米、毛豆,与农民签订合同,制定产品市场保护价,保证畅开收购,仅芦笋,每亩收入可达到7000元,相当于农民种小麦收入的14倍。三是以大企业为龙头,主动与千家万户农民搞联合。这样做,充分显示了龙头企业的威力,大大调动了广大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如“双汇”这样大型的火腿肠生产企业,过去靠购猪肉发展生产,现在直接与千家万

户农民签合同,搞联合,扶持养猪专业户,有效地提高了企业的生产能力,也有效地促进了农村经济的发展。

    纵观农村经济工作的大局,优化农村产业结构,增加农业的科技含量,稳定土地承包责任制,大力发展乡镇企业和加快小城镇建设,无疑都是十分重要的。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家庭承包经营与完善的社会化服务有机的结合,是我国农村经济逐步实现现代化的基本途径,也是深化农村改革的一个重点。可我国实行家庭承包经营责任制已经20年了,社会化服务却一直跟不上,恰恰在这个关键点上,制约着农村经济的发展。究其原因,主要是指导思想不明确,工作力度上不去,调子上不够高,措施上不得力,政策上不到位。因此,大力提高广大农民的组织化程度和市场参与能力,不能说不是当前乃至今后一个时期党和政府的一项神圣而又迫在眉睫的任务。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