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嵩山河子

容人容心容言,增智增辉增荣

 
 
 

日志

 
 
关于我

别人说,我像一杯水,透亮。 我说,我是一杯热水, 不,是一杯65度的白酒,不仅透亮,而且有热度。 我的确像一个傻子。 眼里揉不得沙子,总是爱自觉不自觉地为正义、为他人俩肋插刀。 漫漫人生,一事无成,总觉得:人生都是向西行的。 在这个世界,我们不能留下什么。 既然为人,就当快乐! 但要永远记着,把脑袋长在自己的肩膀上。 决不可人云亦云。

网易考拉推荐

易富贤:《大国空巢》:全面反思计划生育  

2013-12-16 08:59:20|  分类: 时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人口数据地震即将爆发  

 

易富贤:《大国空巢》:全面反思计划生育 - 嵩山河子 - 嵩山河子
 

一、计生委和人口学会用教育数据修正生育率

1990年之后中国的生育率就已经低于更替水平,1995年之后低于1.5,2000年人口普查证实只有1.22了,2005年1%人口抽样调查数据再次证实了只有1.33。


但是国家计生委和主流人口学家一次次将生育率篡改为1.8,建议坚持计划生育不动摇。比如2009年09月17日国家计生委主任李斌接受中央电视台的专访时坚持认为中国的生育率为1.8。


2010年中国进行了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李克强担任组长,再次证实了1996-2010年平均生育率只有1.4,其中2010年只有1.18。国家统计局的抽样调查显示2011年、2012年的生育率分别只有1.04、1.26。


但是国家卫计委和中国人口学会拒不承认这次人口普查结果,再次将1.18的生育率篡改为1.5、1.6,认为单独二胎政策就足以让生育率上升到1.8,实现人口“均衡发展”。


国家计生委(卫计委)、国家统计局、中国人口学会这三个机构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比如中国人口学会会长张维庆是原国家计生委主任,而负责人口统计的国家计生委张为民副主任则是中国人口学会副会长。他们修改生育率的核心依据是他们认为教育统计数据“纯净、真实、可靠”。他们认为小学入学人数比6年前的出生人数多,说明人口普查的低年龄组存在漏报。


比如2000年出生人数,根据2000年人口普查是1411万人,根据2010年人口普查则是1495万人。但是2006年小学招生人数却是1729万人。于是国家统计局就以小学招生为参照将每年出生人数进行调整。并吸取2000年人口普查的“教训”,将2010年人口普查低年龄组也进行了调整,使之与前些年的小学招生人数基本衔接;但是由于2010年人口普查长表显示生育率只有1.18,那么只出生1265万人,于是又单独将0岁人口调整为1379万。虽然2000年人口总数经过“修正”后,多了数千万水分,但是结构还没有被动大手脚;而2010年人口普查,以“专家推算的参考值”为标准,在人口结构上也动了大手脚。 

出生(万人)

小学招生(万人)

年份

2010普查

2000普查

统计局

年份

招生

2012

1635

2011

1604

2010

1383

1569

2009

1576

1615

2008

1577

1608

2007

1544

1594

2006

1546

1584

2012

1715

2005

1501

1617

2011

1737

2004

1512

1593

2010

1692

2003

1376

1599

2009

1638

2002

1405

1647

2008

1696

2001

1469

1702

2007

1736

2000

1495

1411

1771

2006

1729

1999

1442

1182

1834

2005

1672

1998

1594

1443

1942

2004

1747

1997

1577

1490

2038

2003

1829

1996

1647

1571

2067

2002

1953

1995

1868

1748

2063

2001

1944

1994

1948

1701

2110

2000

1947

1993

2155

1851

2132

1999

2030

1992

2154

1938

2125

1998

2201

国家统计局公布2011年、2012年分别出生1604万、1635万人,根据育龄妇女结构和生育模式,那么生育率分别只有1.46、1.48。国家卫计委和人口学会对此数据还不满意,认为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出生数据还有“漏报”,比如2003年出生1599万(生育率1.59),但是2009年小学招生1638万;2006年出生1584万(生育率1.54),但是2012年小学招生1715万人。国家卫计委和翟振武等主流人口学家据此认为目前的生育率比1.46、1.48要高,他们的“千村生育率调查”也证实了他们的这种推测,因此他们大胆地宣称中国目前的生育率为1.5、1.6。


其实“千村生育率明显“虚高”,人口流入地(城市)生育率“虚低”,因为现在农村育龄人口大多进城,农民工大多选择回到老家生孩子,这就导致妇女在生孩子时的前后回老家(进入“千村生育率”统计),而还不准备生育或已生完孩子的妇女继续外出打工(未进入“千村生育率”统计)。比如江苏昆山市、广东东莞市2010年的生育率不到0.4,一个重要原因是两地是人口流入地。

 

二、教育数据水分很大

卫计委和人口学会将生育率修正为1.5、1.6的核心依据是教育统计。我在《大国空巢:反思中国计划生育政策》中从多个方面分析,认为教育统计存在20%以上的水分。


20世纪90年代初期,中国的中小学教育经费主要是学生学费、乡村自筹、县级财政拨款,地方官员对学生人数掌握的很准确,学校和地方政府没有虚报学生人数的制度空间和意愿。


但是90年代后期之后,情况发生了改变。一方面,中国开始严格执行义务教育法,各级政府将提高入学率作为政绩考核。另一方面,教育经费的构成发生了巨变。


1994年分税制改革后,乡村无力承担教育经费,90年代后期各地被迫纷纷试点“县财乡发”,由县财政负责教育经费。2002年财政体制改革后,农村义务教育从“以乡为主”变成了“以县为主”。但县财政仍然难以承担教育经费。2005年《国务院关于深化农村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改革的通知》提出,“逐步将农村义务教育全面纳入公共财政保障范围,建立中央和地方分项目、按比例分担的农村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现在农村义务教育阶段中小学所需资金,由中央和地方按比例分担,西部地区为8:2,中部地区为6:4,东部地区除直辖市外,按照地方财力状况,分省确定中央和地方分担比例。


基层政府官员对入学人数的态度从“防重报”(防止学校冒领教育经费)转变为“防漏报”(以免因为有“辍学”而被上级惩罚)。不但学校有了多报学生数以获取更多教育拨款的制度空间,县市政府也希望多报学生数以便从中央和省级财政获得更多的拨款(这样县市就可以节省教育经费了),“重复建立学籍”、“一人多籍、人籍分离”现象非常普遍。

 

三、人口数据大幕即将解开

针对教育统计乱象,2013年教育部决定实行全国联网的中小学生统一电子学籍,以杜绝“虚假学籍”、“重复学籍”等问题。学籍以学生居民身份证号为基础进行统一编码,从幼儿园入园或小学初次采集学籍信息后开始使用,“县不漏校,校不漏生,一生一号,终身不变”。


电子学籍制度在贵州省率先试点。贵州在2013年4月就已经建立起电子学籍数据库了,实现贵州省1.8万所学校,658万学生学籍信息全部入库(http://www.gz.xinhuanet.com/2013-08/01/c_116766291.htm)。


《2012年贵州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http://www.gzgov.gov.cn/xxgk/gggs/77584.shtml)与电子学籍数据的时间点基本一致。


根据统计公报,如果只计算普通高中、初中、小学、特殊教育的话,那么贵州省共有669万学生,比电子学籍只多出11万。但是电子学籍的658万学生来自1.8万所学校,而统计公报的669万学生来自14246所学校。那么贵州省的1.8万所学校很可能也包括3159所幼儿园和229所中等职业教育。根据统计公报,中等职业教育、普通高中、初中、小学、特殊教育、幼儿园合计17634所学校,共805万学生,那么学生数比电子学籍的658万多出22.4%。

         

2012年统计公报显示贵州省小学在校人数为380.1万,扣除22.4%的水分(其实小学的水分更大,因为属于义务教育),应为310.5万人(以6岁入学计算,相当于6-11岁人口)。而2010年人口普查贵州省4-9岁(2012年的6-11岁)人口为324万,比电子学籍还多出4.2%,说明2010年人口普查确实存在水分(笔者在《大国空巢:反思中国计划生育政策》中有详细分析)。笔者这里只是大致估算,贵州省的准确学生数据还有待教育部最后公布。


贵州省4月份公布的658万电子学籍其实还有水分,9月份教育部和公安部核查发现共发现约49万学生的身份信息存在问题(http://gzdsb.gog.com.cn/system/2013/09/08/012660751.shtml),主要包括学生身份证号重复、姓名、性别、出生日期重复、身份证号错误、身份证号与姓名对不上四大类型问题。也就是说,贵州实际学生数根本还没有658万。


根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2012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http://www.xjtj.gov.cn/stats_info/tjgb/1331161112816_4.html),普通高中、初中、小学、特殊教育在校生合计为328.96万,其中高中为44.07万人。根据新疆《新教基函[2013]39号》(http://www.xjedu.gov.cn/wjgg/gg/2013/65012.htm):“截止2013年11月11日,全区共录入中小学生数2245320人,完成学生比例为79.69%;截止11月21日,已入库学生数为894216人,占全区学生比例的31.74%。”说明新疆这次登记电子学籍的中小学(普通高中、初中、小学、特殊教育)学生总数为281.7万人。假定新疆2012年和2013年的学生数一致,那么2012年公报的中小学人数有16.8%(328.96/281.7=1.168)水分。由于高中不属于义务教育,不依赖国家财政拨款,还存在追求高考升学率的问题,数据应该大致准确。那么2012年新疆统计公报的的小学和初中人数有20%的水分(其中小学应该超过20%)。


《2012年延安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http://www.shaanxi.gov.cn/0/1/65/365/371/141977.htm):全市中小学(普通中学、小学、特殊教育)在校学生共31.7万人,在园幼儿10.45万人。而2013年11月28日延安市教育部的网站(http://www.yananedu.gov.cn/Pages/jydtcounts.aspx?tid=1811&tystr=Jydt&tyid=20)显示该市中小学电子学籍信息的采集、录入、审核工作已全面完成,录入学生292508名,幼儿102426名。幼儿园不属于义务教育,电子学籍与统计公报基本一致。而统计公布的中小学生人数比电子学籍多了8.4%(31.7/29.25=1.084)。


四川省巴中市2012年统计公报(http://www.bzstjj.gov.cn/tjsj/tjgb/201304/2394.html)说高中生8.2万人,初中生17.1万人,小学生25.6万人。但是2013年11月29日关于电子学籍的新闻(http://www.bzxhw.com/2013-11/29/138569187121239.htm)说全市约45万名普通中小学生,其中小学生21.3万人,初中生15.5万人(那么高中生应为8.2万)。假设巴中市2012年、2013年学生人数一样,那么意味着统计公报的初中人数有10.3%的水分(17.1/15.5=1.103),小学人数有20.2%的水分(25.6/21.3=1.202),而高中人数没有水分。


湖南常德市2012年统计公报说中小学人数为56.3万,但是这次在校注册的电子学籍只有“近50万”。


2013年11月26日湖南省邵阳县(92万人)政府网站公布了该县的电子学籍数据(http://www.syx.gov.cn/a/2013-11-26/a-11687-2908.html)。中国小学和初中义务教育巩固率普遍在99%以上。邵阳县2008-2012年统计公报显示这5年小学招生合计为71522人,比这次电子学籍2-6年级(以6岁入学计算)合计的51253人多出39.5%。2012年统计公报小学(1-6年级)在校人数为71610人,比2013年同年龄(小学2年级到初中1年级)的电子学籍61946人多15.6%。2011年统计公报小学人数为76753人,比2013年电子学籍(小学3年级到初中2年级)61500人多24.8%。2010年统计公报小学人数为77645人,比2013年电子学籍(小学4年级到初中3年级)60553人多28.2%。


我获得了湖南省嘉禾县(30万人)的2013年电子学籍。嘉禾县2009-2012年统计公报显示这4年小学招生合计为29403人,比这次电子学籍2-5年级合计的22191人多32.5%。2012年统计公报显示小学在校人数为36054人,比2013年同年龄的电子学籍人数33858 人多6.5%;2011年统计公布小学在校人数为42202人,比2013年电子学籍33867人多24.6%;2010年统计公报的小学在校人数为40698人,比2013年电子学籍32720人多24.4%。


2010年人口普查的5-9岁人口对应2013年电子学籍的小学3年级到初中1年级,那么邵阳县的人口普查人数是电子学籍的1.39倍,嘉禾县是1.03倍。这两个县作为整体(121万人,占全国的0.091%),人口普查5-9岁人数是电子学籍的1.26倍。说明2010年人口普查低年龄组重报严重。


综上所述,电子学籍数据表明过去的教育统计中的小学人数存在20%以上(甚至30%以上)的水分。以2012年小学招生为例,统计公报的1715万人扣除20%的水分,那么意味着2006年只出生1429万,生育率为1.39;统计公报的1715万人扣除30%的水分,那么2006年只出生1319万,生育率为1.28。那么2010年人口普查显示的1.18的生育率是可信的。意味着国家统计局所公布的过去十多年的出生数据都是错误的,意味着国家卫计委和主流人口学家坚持认为的生育率是假的,意味着国家人口政策是建立在虚假的泡沫基础上的,意味着这次单独二胎政策的理论依据是错误的,意味着国家卫计委和主流人口学家一直是草菅人命(十多年来因为错误理论损失数千万人命),意味着国家卫计委官员和主流人口学家(他们多次到政治局上课)将国家领导人当猴子耍!


全国的电子学籍数据已经收集齐全,等到教育部公布全国电子学籍数据(第一次公布的数据其实还将有水分,比如贵州公布电子学籍后5个月后,经过教育部和公安部核查出7.4%的问题学籍),将引发中国人口数据地震。那个时候,国家卫计委的官员和翟振武、蔡昉等主流人口学家,以及张为民、崔红艳等负责人口统计的国家统计局官员吃不了兜着走!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