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嵩山河子

容人容心容言,增智增辉增荣

 
 
 

日志

 
 
关于我

别人说,我像一杯水,透亮。 我说,我是一杯热水, 不,是一杯65度的白酒,不仅透亮,而且有热度。 我的确像一个傻子。 眼里揉不得沙子,总是爱自觉不自觉地为正义、为他人俩肋插刀。 漫漫人生,一事无成,总觉得:人生都是向西行的。 在这个世界,我们不能留下什么。 既然为人,就当快乐! 但要永远记着,把脑袋长在自己的肩膀上。 决不可人云亦云。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仙堂旧隐(全文)  

2012-08-13 14:37:21|  分类: 瞬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仙堂旧隐

原创:仙堂旧隐(全文) - 嵩山河子 - 嵩山河子

      壬辰年农历五月癸酉,我来到了《中国名胜辞典》唯一以“仙堂”相称的地方。它,叫《仙堂山》。位于太行山脉、山西省襄垣县境内。而这襄垣,形似玄武,极富灵性,底蕴敦厚。据说在全国两千多个县市中,除成都外,自春秋末年命名至今从未更过名的,另一个地方就是襄垣。

襄垣四面环山,中间就像一个聚宝的盆地,地上地下物藏丰富。地下,有丰富的矿产资源,除大同矿外,山西另一个极有实力的潞安集团,就在襄垣的侯堡。地面,青山叠翠,奇峰峥嵘,气候温和,极适宜于种植,盛产各种作物和稀有药材。

这里,的确是一块风水宝地。夏可避暑,冬可御寒,一年四季,气侯温馨。不仅有各式各样的奇花异草和名贵药果,更有象征纯洁爱情“一树两叶、几砍几生的仙堂奇松”。不仅有形态各异、神奇壮观的奇石奇峰,更有世之罕见的神泉、神寺、神洞。仙堂寺寺中有泉,娲皇宫宫中有洞,寺因泉而得名,俗称五泉寺,宫依洞而神圣,世人称圣官。难怪明永乐进士李浚要把这里比作蓬来仙境,唱出“此是蓬来真境界,更于何处觅仙堂”的佳句。难怪古人要把这里称为“仙堂”,把山称为“仙堂山”,把寺叫做“仙堂寺”。也难怪襄垣县政府,特别是金鑫集团要下那么大的决心,投那么多的资金对它重建重修。

在这里,我品读了《仙堂旧隐》诗刻;欣赏了《同游仙堂山》的宋代“留题”;更看到了把小狮子扛在背上的(唐以后的狮子都是抱在怀里)唐雕石狮。

在这里,我曾冒着烈日,沿坡而上,汗流浃背地去看金鑫集团投资22.23亿元正在修建的象征中国、巴基斯坦、阿富汗、印度、尼泊尔、孟加拉国、斯里兰卡、墨西哥八个国家的佛堂和梵宫;也曾坐在仙堂寺门廊下的条凳上心旷神怡地去感受山野的清风;还曾凹着大肚脚下滑滑地钻进那钟乳嶙峋、状若游龙的九龙洞去享受洞中的清爽,深度感受着这仙堂山的奇趣妙景,思衬着古人今时的故事。

这里,被称为“仙堂”,亦被称为“旧隐”,古谓“仙堂旧隐”。所谓“旧隐”,一则说明历史久远,二则说明有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那仙堂之美就不用多说了,要不,怎能称得起天堂!

“仙堂旧隐”确实名不虚传。别的不说,就那称谓襄垣的县名,就隐含着深远的精神和故事。“襄”为“襄子”,“垣”为“垣地”,襄垣意指襄子所建之地。春秋末年,晋国的智伯率韩、魏攻赵,曾水淹晋阳,赵襄子险葬鱼腹。危急关头,足智多谋的襄子派谋臣坠城。向韩、魏晓明利害,并共谋密攻荀瑶,三分智伯之地,晋阳战后,智伯被俘,襄子将他的头壳涂漆,作为食器。这样激怒了智伯在战中逃遁的谋臣豫让,矢志要杀掉襄子,为智伯报仇。一次豫让在晋阳宫中趁襄子入厕持刀杀来,幸被侍卫擒之,本当处死,被襄子以“忠臣义举”放之。一次豫让行乞途中智襄子要到韩王山观赏古松,便埋伏在襄子必经的甘水桥下,当襄子骑马来到桥头时,豫让持刀从桥下蹿出,猛向襄子刺去,襄子坐骑受惊而驰,豫让又一次被擒。杀身之恨,性命攸天,襄子不可能不恨,当他对豫让说:“我在晋阳擒你而又释之,并传你为忠义之人,足以表明我的宽宏大量。你不感恩待德,反而再次加害于我,你以为还能宽恕你吗?”豫让回曰:“今次被擒,想也难活。只求你将龙袍脱下,让我劈上三刀,以解我心头之恨,表我报主之心,则死而无憾!”襄子将龙袍脱下,让侍卫送将过去。豫让对龙袍三劈三击,大声吼道:“我死后见到智伯,问心无愧也!”遂引刃自刎。襄子毕竟是智慧之君,两次险些命丧豫让,深悟侵占别国领土为不义之举,遭报无疑;为表其惮悔之心,并望下属能像豫让那样忠君为国,特下令对豫让厚葬,定此地为“襄垣”。

这,或许是一个传说。但这传说彰显得是一种理念。

这,或许是一个故事,但这故事讲述的是一种政治哲学和人文精神。

显然,古时的襄垣已不复存在,很难想像出它是什么样子。时下的襄垣,虽赶不上大城市的繁华,却也充满了现代化的情调和魅力,道路宽广,高楼林立,鲜花娇艳,绿树成荫,然到处飘荡着的是钢筋水泥的味道。说实在话,我喜欢现代的繁华和时尚,也喜欢古时的自然和纯朴,而最喜欢的是那些传来已久、充满人情味的破屋、破洞和故事。

在这里,我赞赏豫让的忠诚,更赞赏襄子的大度;

在这里,我喜欢听明朝吏部尚书刘龙小时被虎驮着过河上学的故事;也喜欢听小和尚为把一株粗粗的党参交给小花为父治病,致使小花所误掉入深崖,从而“赶花”演变成了“甘化”的传说;还喜欢听东汉献帝亲自命题强华,破例封他为官,而他为铭记故乡的养育之恩,提笔在村口的一块石壁上写下了“强记”二字,所在的村成为“强记村”,而后来又因明顺治帝的笔误,在为三部尚书刘龙贺功时,误将“强记堡”写成了“强计堡”,从而“强记”变成了“强计”;而我最喜欢听的是那六十多岁才出使西域,冒着生命危险在外十三年之久,最早把西方的经文带回华夏的那位神人的故事。

这位神人不是常人,也并非是人们虚奉的仙人,而是我国东晋时期生在襄垣,隐修在仙堂山的名僧、旅行家和西行取经能够再回祖国的有史以来的第一人。此人姓龚,名法显,生于公元337年,卒于422年。因著有《佛国记》而闻名于世。《四库全书》独具慧眼,把他的《佛国记》列入史部·地理类。《辞源》、《辞海》不但收录了《佛国记》条目,而且还对其作出了极高的评价。如《辞源》说它“是我国现存有关海外交通的最早的详细记录”;《辞海》说它是“中国现存史料中有关陆海交通的最早详细记录”,还说也“受到中外学术界的重视”。

到了仙堂山,我愈发觉得自己孤陋寡闻,才学疏浅。西天取经,只知道有个《西游记》里的唐僧,多少年来误把唐玄奘当成我国西天取经的第一人,竟不知有个法显早在230年前就到了西天34国,并且是六十多岁才开始西行,在国外一走就是13年,后又历尽艰险,九死一生,辗转在海上迷路几个月到了大洋彼岸的墨西哥,比哥伦布到达美洲大陆早1080年。虽然他比中国西行游历第一人的朱士行晚139年,但士行只到了于闻,求得梵书正本九十章后遣弟子送回,自己却终老在于阗。因此,法显就成为我国西行取经回国的第一人。

无论从时间、年龄还是从成就和影响上来看,法显都是可圈可点的。特别是他的《佛国记》,不但详尽地记述了印度的佛教古迹和僧侣生活,被佛教徒们作为佛学典籍著录引用,而且早在东汉时期我国已与印度、波斯等国进行海上贸易,史书上却从没有关于海风和航海的记述,《佛国记》对海风和航船的详细描述和系统记载正好填补了这个空白,因此,法显大师以年过花甲的高龄,完成了穿行亚洲大陆又经南洋、大西洋的海路归国的惊人壮举和他留下的《佛国记》,不仅在佛教界受到了高度赞誉,而且也受到中外学者千余年来的高度重视。如名僧义净所说:“自古神州之地,轻生殉法之宾,(法)显法师则他辟荒途,(玄)奘法师乃中开正路。”近代学者梁启超说:“法显横雪山而入天竺,赍佛典多种以归,著《佛国记》,我国人之至印度者,此为第一。”斯里兰卡史学家尼古拉斯·沙勒说:“人们知道访问过印度尼西亚的中国人的第一个名字是法显”。日本学者足立喜六把《佛国记》誉为西域探险家及印度佛迹调查者的指南。印度学者恩·克·辛哈等人也称赞说:“中国的旅行家,如法显和玄奘,给我们留下了有关印度的宝贵记载。”

法显大师,的确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是仙堂里炼就出来的神人,不愧为鲁迅赞誉的“中国的脊梁”。法显旧隐窟内,我凝望着他年轻、中年、老年时期的不同塑像,遥望着他一生非凡的经历,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我佩服,佩服他六十二年没有修熄的正义情结和开拓精神。他本兄弟四人,三位兄长均不幸夭亡。其父恐灾及他,三岁时送他进寺,剃度为沙弥,二十岁受大戒,自幼受佛教薰育,志诚行笃,然又常“慨律藏残缺”,佛经的翻译赶不上佛教的发展需要,特别是由于戒律经典的缺乏,使广大佛教徒无法可循,致使上层僧侣占地日多,不耕而食,穷奢极欲,坏教兴恶。为了维护佛教“正理”,框正时弊,他不顾年近古稀,六十五岁上毅然决定赴天竺(古印度)寻求戒律。这在常人是难以想像的。

我佩服,佩服他不屈不挠的艰苦求索和超人的坚强意志。西天取经,并非易事,鲜有超常的玩命精神和耐力是万万不行的。正如法显在《佛国记》中的描述:“沙河中多有恶鬼、热风、遇则皆死,”“上无飞鸟,下无走兽,遍望极目,欲求度处,则莫知所拟,唯以死人枯骨为标识耳。”然他和同行者冒着生命危险,连走了17个昼夜,行程1500多里,终于渡过了沙河,当他穿行塔里木大沙漠时,更是险恶可畏,被疆人称为“进去出不来”。“行路中无居民、沙行艰难,所经之苦,人理莫比。”特别是当与他同行的慧景冻死在阿富汗的苏纳曼小雪山时,他摸着慧景的尸体,无限感慨地哭着说:“取经的愿望未实现,你却早死了,命也奈何!”人生可悲,苍天无奈,同行的11人中死的死了,回国的已经回国,也有的途中留了下来,唯他独身一人,经历千难万险,13年走了34国,78岁上完成取经求法大业,艰难地回到了祖国。正如他后来所说:“顾寻所经,不觉心动汗流。”

我佩服,佩服他晚年的挚着和精彩。有人说,人生当以六十始,而应该说法显的非凡的人生价值和辉煌是从65岁开始的。加之13年取经,78岁上回到祖国,回来后又一直紧张艰苦地进行着翻译经典工作,他不但译出了经典六部63卷,还译出了对佛教界影响深远的五大佛教戒律之一的大众律《摩诃僧祗律》,写出了《佛国记》,对佛教和中国航海历史的贡献是可想而知的。我常想,法显的历经大难而不死,或许与他六十二年的旧隐有关,要不,遇大险他何以能幸免!特别是当他完成取经任务,坐上商人的大船循海东归时,船行不久便遇大风,船漏入水,修补后继续前行时偏又迷失方向,隐入茫茫大海。“海深无底,不可下石,而九十日中,又不见附海岛屿。”

九十天啊,看不见一个岛,更看不见一个人,船在茫茫无际的大海上漂行,没有补给,没有讯息,看不到海岸,若有任何闪失或出现任何一种情况,那后果都是不堪想像的。然而,我相信,那是不会的。因为有法显六十二年的隐修,十三年的历险,人生七十五个年头的矢志追求,酿就的一定是精彩和辉煌。

我相信,仙堂旧隐的铸就。

(2012年7月20日)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