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嵩山河子

容人容心容言,增智增辉增荣

 
 
 

日志

 
 
关于我

别人说,我像一杯水,透亮。 我说,我是一杯热水, 不,是一杯65度的白酒,不仅透亮,而且有热度。 我的确像一个傻子。 眼里揉不得沙子,总是爱自觉不自觉地为正义、为他人俩肋插刀。 漫漫人生,一事无成,总觉得:人生都是向西行的。 在这个世界,我们不能留下什么。 既然为人,就当快乐! 但要永远记着,把脑袋长在自己的肩膀上。 决不可人云亦云。

网易考拉推荐

刘思先生走了  

2012-04-30 11:36:38|  分类: 瞬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思先生走了 - 嵩山河子 - 嵩山河子

  

刘思先生走了。没打招呼,也没告别,不够意思。

刘思先生走了。什么时间走了,走了多长时间,一下子还真说不清楚。

刘思先生真的走了吗?直到现在,我都不敢相信。

他,身躯高大,脸色红润,两眼炯炯有神,讲起话来声如铜钟,底气很足。平时,也没听说他患有什么了不起的大病,即便是有点“三高”(血压、血糖、血脂高),每天吃几片药,对他那样年龄的人来说,也是常事,听说有的人还能活到一百多呢!何况,在不久前的一次杂文年会上,他还舞杯弄盏,喝了不少白酒。

他,怎么说走就走了呢?我不信。

我与刘思先生相识虽有二十多年,但之间单独交往不多。他曾说他在《百花园》工作时我去送过文稿,但怎么我也想不起来,不知道曾发生过什么。我对刘思先生的了解,主要的是通过他的文章、小型的聚会和杂文年会,从一次次的阅读和聆听中知道了他的文风、遭遇、智慧、品格和不寻常的人生经历,懂得了他一生的艰辛不易和闪光之处。

在我看来,刘思先生是位个性特征极其鲜明的人。在如此重视主流声音的社会,他不畏强势,敢怒敢言,终于做了个自由的明白人,此辈子算得上是没有白活。

在我的印象中,我与刘思先生的相识,最早是在赵元惠先生编著的那本《杂文创作百家谈》里。从《刘思小传》,我知道了他1957 年被打成“右派”,其散文诗《生命》、杂文《落花谁怜》受到报刊公开批判。1970年又因反对林彪、“四人帮”,以“现行反革命罪”被判刑15年。直到1979年平反,几乎占去了他生命的三分之一时间。而这三分之一时间是他人生的最好时光,不同于啧啧学语的童年,也不同于养病度老的晚年,是何等的凄惨悲哀!

生命,对谁都是重要的。我不知道他受到公开批判的那束《生命》诗是怎样写的,但从他生命中这三分之一时间的遭遇,我着实感受到了他人生的坎坷。

坎坷,在于他的《不平则鸣》。正如他在这篇文中所说:“别人为什么写,是别人的事。我也写诗,写小说,也承认文学有审美(今年有的‘审丑’也行)、愉悦乃知教化等诸多功能,但我写杂文,就是为了直抒胸臆,为了‘宣泄’,是见了不平事心有不平气才有杂文。若说这是低层次的文艺观,‘我自乐此,不为疲也’;若说这是走独木桥钻死胡同,大路朝天各走半边,我情愿。”

“我自乐此”,“我情愿”。这是一个人对自个儿人生的慎重选择,注定他要走向不幸和悲哀。当1995年12月刘思先生把他的《耳不顺集》签名送给我时,我更感到了这一点。

从《不平则鸣》到《耳不顺集》,刘思先生不仅是谈杂文、写杂文,而且沿着这条路一直走完了他的杂文人生。就像他说的那样:“做梦也没有想到,一写杂文,就冷落了别的‘文’,让杂文占去这样多的生命。”

这的确是一件“既痛快又痛苦的事情”。痛苦,让他人生中两次承受镇压,坐牢挨整,受痛遭批,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罪犯”,且死不改悔。痛快,也的确是痛快,让他轻而易举地实现了“我自乐此”、“我情愿”的人生夙愿,为我们留下了那么多带刺的玫瑰,使我们能尽情地享受那浓郁的美色和花香。

看花思人,我又一次想起了刘思。玫瑰园里,我望着那一束束盛开的玫瑰发呆。听人说,刘思先生的确是走了。

其实,从《大河报》刊登的那则哀悼刘思先生的短信,我就知道了这个不想知道的讯息。

刘思先生走了,应该说,他走的坦然。不让看望,不搞告别,他以他的无情,为这个世界留下了一个美好的形象。

刘思先生的确走了。但我相信,他还。。。。。。

                                     2012年4月30日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6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