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嵩山河子

容人容心容言,增智增辉增荣

 
 
 

日志

 
 
关于我

别人说,我像一杯水,透亮。 我说,我是一杯热水, 不,是一杯65度的白酒,不仅透亮,而且有热度。 我的确像一个傻子。 眼里揉不得沙子,总是爱自觉不自觉地为正义、为他人俩肋插刀。 漫漫人生,一事无成,总觉得:人生都是向西行的。 在这个世界,我们不能留下什么。 既然为人,就当快乐! 但要永远记着,把脑袋长在自己的肩膀上。 决不可人云亦云。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嵩山一日  

2012-02-09 15:55:00|  分类: 瞬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83年4月5日

 

原创:嵩山一日 - 嵩山河子 - 嵩山河子

 

上午,受宝光书记委托,乘面包车陪成都市委书记王真、秘书朱国琪及成都市经委主任等到登封县。同行的有郑州市委办公室副主任王伯翔、嵩山饭店经理侯连义和张振法。倪五经开车。8时9分起程,10时到达嵩山中岳庙,进门后先看了一遍,然后由张振法与县委办公室联系,请文物研究所的张银山作导游,又从中岳庙的后面向前边介绍边看了一遍。

11时50分抵达登封宾馆。这是一座刚刚建好的的新宾馆,院内有天池腾阁,共20个房间,两座并排的房子,可通达小花园。中午进餐,每人付0.60元钱和4两全国粮票。经与县委办公室联系,在接待四批外来客人实在无房可住的情况下,到县招待所休息。招待所环境清新舒适,都是新换过的红缎凤龙图案被子。

这里是有过一点交涉的。原来,安排中饭后休息两个小时。书记王真已58岁,经委的马主任已闹了一天病,不休息一下怎能行呢?然饭后却没了房子,县委办公室的同志也很为难,只好到招待所去了。为此,宾馆的人直道歉,办公室的同志也感到不好意思。

下午2时,我们乘车离开招待所,首先从登封县城向北,登上嵩阳书院,只见一唐代碑刻,雄伟壮丽,由几块巨石组成。嵩阳书院,是全国四大书院之一,司马迁曾在此讲学。当年刘澈曾来此地,进门看得一株柏树巨大,脱口封为“大将军”。再往里走,看到一棵更大的柏树,六个人环抱不住,枝老、杆壮,体若雕刻,波为壮观,无奈,只好封它为“二将军”。据说,这树一听,立马气得胸裂肚炸,横眉怒视,现看那树干,中间已经裂开,分成两体。据说,那刘皇帝再往里走,还看到一棵比“二将军”还要大的巨柏,只好封它“三将军”了,谁知这树闻声活活气死,现已无存迹,只留圣传至今。

先入眼者为大,实不为情理,使得大将军羞愧倒仰,甘拜下风;二将军肚皮气炸,怒目横视;三将军死无存迹,堪称罕事。嵩岳古柏,颇有名气,自封至今,已有两千一百余年。那中岳庙宇十三景致,更有汉柏、唐柏、宋柏,婀娜多姿,颇为壮观喜人。

这嵩山,有嵩山柏更有嵩山石、嵩山塔、嵩山寺。石则青色,也有红白相间;石质坚硬,难刻制,难风化,字迹清晰,久传于今。看着刻在山间那石那碑上的字,把我们带入了久远的年代。说话间导游指着远处座落在山间的一座塔,风趣地告诉我们,当年有个小和尚告诉师傅他已修道成仙,能飞起来,要升天了,却不忘师傅之情,为感师傅之恩,欲到天宫拜得天公诸老,也收他的师傅能到仙景里来。一日师傅问他:“你能飞了,怎不飞给我看。”小和尚说:“要飞我只有到塔内去。”师傅觉得好生奇怪,就跟至塔内,只见小和尚旋着塔芯,果然冉冉升起,快到顶时,师傅抬头望去,只见一条巨蟒瞪着两眼,紧缩躯赶,师傅心里豁然大明,用特有的降魔技能,大喝一声,蟒蛇猛一抬头,惊慌地张望着,伸着血渍渍的红舌,足有一尺之长,小和尚掉了下来,快落地时,他及身一翻,打了个蹶,站在了地上。师傅请诸位和尚抱来柴草,围塔点燃,烈火熊熊燃烧,只留腥味横溢,颇有几分香气,垂人涎水三尺,只见烈火丛中几声尖叫,一股青烟冉冉升起,漂向那深山老林,即刻消逝,留下残塔无顶。小和尚照样在塔内扫地,时如往常,不过从此小和尚胆小起来,诸和尚也多有怕意。

绕过那塔,我们沿着崎岖的水泥道向少林寺驶去。俯视,一湾溪水垂延,仰望,半壁青山横挡,那路犹如水带映如眼睑。这嵩岳古地,沟深、山峭、石多、景密,到处是碑、寺、塔、阁。民传曰:上有七十二峰,下有七十二寺,有多少庙就有多少寺。导游风趣地给我们介绍着这山里的景色,一会儿讲讲这座峰,一会儿指指那个塔,一会儿又指指那面碑,连那石头人儿都会坐在山半壁上谈情说爱。

空气有些闷热,刮着干燥热剌剌的风。车轮在飞快地旋转着。我不时瞅瞅车上的里程表,一会儿六十迈,一会儿降到四十迈,车顺坡向下开去,身体顿时倾斜,有向下栽的感觉,我紧紧地拽着扶手;车要爬坡了,我们又被堆在松软弹跳的椅座上,紧紧地贴着后背。车飞快地向前驶着,有时我们也随着车的颠簸被颠起来。头,有几次险些撞着车顶的顶板。车窗外,骑自行车的、推小车的,扛着锄头、背着萝筐的人,一双双擦身而过,对面开过来的卧车,面包车,小轿、中轿、卡车、公共汽车、手扶、唰唰地一闪而过。远山,青松荡漾,牧女飞歌;近野,飞鸟辗转,佛笑童欢。高空,有几片淡淡的云,漂漂悠悠地向那山洼飞去……

少林寺到了。先看到的是少林水。啊!湛蓝湛蓝的水被山石团团围住,水面上荡起一层层涟漪,一瞬间我的心醉了,傻愣愣地看着这山峦间少有的景色,恨不得跳下去洗个痛快,用两手掬起一捧山泉,润润我那颗早已发干的心。

少林,少林,壮观雄伟,在这寺院的右侧,有许许多多的塔,有砖座的,有铁铸的,有大的,小的,八角的,圆的,高的、低的,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塔林。在这一座座塔下,埋葬了多少名师和清苦的僧人,我试想着,在这塔下,肯定有那营救唐王的武僧,我仔细地瞅着那碑刻上已经模糊的碑文,想从那文字间和清淡秀雅的画像中寻找到那武僧的英迹。

少林寺院是比较大的寺院,自然,古柏、碑文不少。唐太宗即位之后,没有忘记救他的武僧,曾来到少林故地,下旨,少林僧人,可以吃腥,这里还留下了他的笔迹,流畅苍劲,挺拔有力,那“世民”二字就嵌贴在碑。少林武术,古今盛名,曾造就了多少英才,怎能不招香客盈门。到少林寺来的,有地球彼岸的美国朋友和各国宾朋,有大陆对岸的台湾同胞和各省的友人。他们来到这峻山之颠,礼佛圣地,怎能不热血沸腾呢!一位来自日本的华侨取下香,在蜡火苗上点燃,插在香炉内,跪下去叩了三叩,拜了三拜,他默默念叨着什么,像是说,逝去的武僧,为了祖国的安太,你去了,我特意从大阪来到这里,向你致意。敬香的、拜佛的,老的、少的、男的、女的、有的求平安,有的盼统一,有的望生财,有的谋福音。一位姑娘跪下去,她说:“能有好时运吗?”一位小伙子跪下去,他没有别的渴求,只盼望找一位温顺的贤妻。来人络绎不绝,他们围着边看边议论:“自古以来,有神吗?”“有!”“你见过?”“没有,见了就吓死了?!”“既然无神,何必下跪,自然是一种迷信。”一傻就迷,一迷就信,迷了才信,迷信迷信。是啊,连那方丈都挺虔诚的,他信吗?导游想请方丈给表演一下武术,他竟说“不会”。“想得美,僧人没福利,白打给您看。”有人在一旁插话说。从方丈口里,我获知《经文》里并没有武术,那么练它作甚?“作甚?防身呗!”防身也,当苦苦地练,炼出一身硬本领,南征北战,东取西进,连共产党的将军许世友,不曾也是少林寺的苦僧?

来到少林寺,颇为兴奋,游人高兴,和尚也欢心。来游者,谁不想刻下游记;苦僧们,谁不想挽留情谊。曾有那么一天,一君王来到这里,和尚们想求他留下字迹给写个匾额,唯恐他不写,就在大门左侧让一个老翁习字,在大门右侧让一个幼童竖笔,君王来临,看左侧字文,粗散不匀,难看至极,再看右侧玩童所书,歪斜丑小,不堪目及,直摇头叹息。玩童将笔交君王,求书为楷,君王大笔一挥,“少林寺”三字即现,遂刻成扁额,挂在门端。请看门头那字,你信吗!

少林啊少林,少林有太多的故事传说。太阳西下,人烟渐稀,我们乘坐的黄色面包车,就像一只猛虎绕着山头冲了下来,绕了一个弯,又绕一个弯,渐渐绕下了十八盘。我们 到了偃师,将要于登封告别了,脑海里却还飘荡着武则天蹬嵩山,封中岳,大功郜城的,意风趣事。

梨花洁白,油菜灿灿,麦苗翠绿,溪水潺潺,阳光从对面山肩射来,直照在车窗的玻璃上,吸引着我们奔赴九朝古都洛阳。

  评论这张
 
阅读(582)|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