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嵩山河子

容人容心容言,增智增辉增荣

 
 
 

日志

 
 
关于我

别人说,我像一杯水,透亮。 我说,我是一杯热水, 不,是一杯65度的白酒,不仅透亮,而且有热度。 我的确像一个傻子。 眼里揉不得沙子,总是爱自觉不自觉地为正义、为他人俩肋插刀。 漫漫人生,一事无成,总觉得:人生都是向西行的。 在这个世界,我们不能留下什么。 既然为人,就当快乐! 但要永远记着,把脑袋长在自己的肩膀上。 决不可人云亦云。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西欧之行(九)  

2011-11-27 10:49:09|  分类: 瞬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前面的话:26年前,为一项业务我到了香港和欧洲。那时,中国刚实行改革开放,几乎处于全封闭状态,对境外的世界就像看星星月亮一样,有许多好奇和神秘。翻开当时记下的笔记,至今仍有诸多可笑之处。时下中国已实行改革开放三十多年,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世界也变成了地球村,再看看当年的笔记,自然有一番不同的体味和感受。
 
原创:西欧之行(九) - 嵩山河子 - 嵩山河子
  

1985年5月19日    星期日    睛

今天是星期日,天气清朗,晴空万里,是我这次到西德的最后一天,也是最愉快的一天。

上午9时,KUSTERS公司派哈瑞根森先生开着蓝色小面包车来接我们,一起到DUSSELDORF,接德中友好协会的一位理事,陪我们一起出游。

9时40分,我们到了DUSSELDORF市,哈瑞根森先生把汽车停下来,去找那位德中友好协会的理事。趁机我们也从车上下来,享受那绿色的草坪和鲜花。突然,随着一声清脆的“哈喽”声,在旅行车后边30多米处,一位穿着白色蝙蝠衫,蓝色裤,手里提着小手包,胳膊上搭着黑色外衣的德国太太微笑着向我们一边招手,一边向我们快步走来。她迅速来到车前,向每一个人握手,问了GOOD  MORNING后一起上了汽车。这位女士非常友好,对我们特别热情,她安排我们到旭乐斯薄格市参观了一座建于1133年的古堡。这个古堡坐落在绿树银花环绕的山谷,下边有一条清清的河水流淌,紧临着的漂亮山城,建筑雄伟,气势磅礴,景色宜人。我们从城堡的底部登上顶层,从那一个个石孔内望去,犹似坠入仙境,心旷神怡。

这里,有许多编织、铸刻小贩,在不停地向游人兜售着他们的宝贝。

在这里,我第一次触摸到了那地堡走廊上的石瓦,整齐一致,漂亮美观,却没一点灰尘。

11时40分,她安排我们吃中国餐,带我们来到另一个叫屋布特炎(WUPPERTAL)的城市。这个城市有40多万人口,也是一个漂亮的山城。她让我们在香港酒家就餐,每个人以自己的喜好挑选饭菜。饭后,又领我们参观了欧洲唯一的空中火车。这种火车,有两个公共汽车那么长,上边有八个轮,倒挂在悬在空中的钢轨上。火车沿着山城,穿过绿林,顺着一条河流而上。全程13公里,共有19个站,以每小时40公里的速度循环运行。哈瑞根森先生为我们买了票,坐了八站,尔后原路返回。吊在空中运行,真是有意思极了。感谢杨思让教授,为我们每人都留了影。

下了火车,她们又安排我们到DUSSELDORF郊区的一个风景区去玩。这个风景区藏在大森林中,空气新鲜,沁人肺腑,撑有几十把阳伞座椅,有几家茶社和咖啡亭。我们靠着小河的一侧,在一片太阳伞下坐下,每人叫了一个彩色的冰激凌。

美丽的山林,吸引我欲爬对面的一座山岭。这岭不算太高,看上去也不过高百多米。于是,刚坐了一会儿,我就与王永昌、孙金生一起,向那山坡爬去。谁知,雨后泥泞,脚下打滑,难以攀登。手拽青滕,又满枝是刺,直扎的疼痛难忍,眼看他们两人已停止了攀登,退下去吧我又不忍,于是,就不得不来一点冒险精神,硬是一口气一个人爬了上去。

啊,山顶的风景真美!可谓另番洞天。刚在山下时,看这边只是花树交织,郁郁葱葱,层峦叠嶂,当到了这岭肩,怎就一下子变成了硕大的平原景色,野花丛丛,麦苗流翠,远处望去,是一眼望不到边的金黄色的油菜花。我高兴地在那山顶跳呀叫呀,极为尽兴。那女士和团长王翠萍看我独自到了山顶,也向这岭儿走来,我先是一愣,唯恐她俩不知情也要攀爬,就顺着山坡斜着向下冲去。谁知两脚失控,身体不能平衡,直向一片枝杈废物砸去,险些掉进坡底的河里。当离坡底还有一丈多高时,我从那滑刺刺的坡面飞身跳下,直向她俩扑去,把手中摘来的一大把鲜花,分送给她们。一起的游客见此情景,也不管认识与否,都高兴地跳了起来,呼喊着向我竖起了大拇指,夸我是极棒极棒的运动员。

此时,我已汗流满面,全身湿透,认识不认识的人都看着我哈哈大笑。一股清风吹来,满身的爽意迅即而过,使我感到特别的清新和尽兴。这,是我人生以来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想玩,也玩得痛快,第一次享受到了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感觉和快感。

上车后,我们于下午5时又回到了DUSSELDORF市,同那位德中友协的理事握手告别。我看到,在挥手告别的瞬间,她一直紧握着我送给她的那一束野花,边招呼着边向家走去,一直到走了很远很远,还扭过头来朝我们看看。

她非常友好,告诉我们他的丈夫是中国广东人,现在去世了。同中国的那位丈夫一起生活期间,是她一生中最愉快的时候。她没有儿子,现在请了三位中国厨师,五位中国服务员,开了一家中国餐馆。她说她的事情很多,除餐馆外,还要积极为德中友谊工作。她告诉我们,下个星期天,她要陪三十几位中国留学生旅游,他把对丈夫的怀念、对中国人民的友谊转换为对来访华人的盛情款待,使我们到德国的人都感到愉快、舒服。她告诉我们,在明年的适当时间,她要到中国去旅游。

为我们开车的哈瑞根森先生,也是一样的友好,使我们感受到了德国工人的朴实和纯洁。记得刚到KUSTERS公司来时,是他到DULMEN接的我们。一边开车,他用德语、英语向我们问候,给我们介绍情况。他的烟盒上写着中国话“谢谢”!小纸片上记着一些英语,他用不熟练的英语夹着德语与杨教授讲话,真让杨费了牛劲翻译。他告诉我们,上一次是他母亲给中国来访的客人开车,这次他开车,很高兴。他还告诉我们,他是在英国工作六个星期时学得英语,讲得很不好,表示歉意。对他那友好的一言一行我们着实很感动,为了与我们多交流,他在小纸片上专门记下了一些对话用的英语。

汽车回到KREFELD宾馆后,他给家里打了电话,说我们很累了。决定18时15分把他的孩子接来,同我们一起去吃点啤酒、解解乏。他说:“你们太累了,休息一下。”就下楼去了。

18时15分,他准时来了,带着他的小宝贝弗瑞克.捷尔森(FRANK  GIESEN )。他非常友好且深情地对我们说:“我没有钱,但可以开着汽车跑遍中国,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去看你们。”听到翻译把这句话翻译过来时,我真的很激动,心里热乎乎的。特别是看到了他七岁的小宝贝弗瑞克.捷尔森,长得如此地可爱,真是高兴极了。我抱起他,在他那苹果脸蛋上亲了一下,并与他和他的爸爸一起照了相。

离开宾馆,我们步行去吃啤酒。

这位小友好使者弗瑞克.捷尔森问他的父亲:“德国离中国很远吧?”

他的父亲哈瑞根森说:“很远。”

他又说:“在地图上隔着大海吧?”哈瑞根森说:“是!”

弗瑞克.捷尔森看了看他的父亲,然后又看了看我说:“那我可以游过去看你”。

我们一起都高兴的笑起来,他的父亲也高兴的笑了。

在KREFELD北侧一家啤酒店前,我们一起坐了下来。哈瑞根森为我们买了啤酒。那位小宝贝弗瑞克.捷尔森举起杯来与我们一一碰杯,大家高兴地喝了起来。他围着我们跑来跑去,在我们周围转,一会儿坐在我的大腿上。说实在话,我多想有这样一个干儿子呀。

他的爸爸把我的名片拿给他看,他说:“中国字象一朵朵花。”

在西德,人人爱花。就是七岁的弗瑞克.捷尔森也喜欢花。他告诉我们,他明天和他爸爸一起到机场送我们,今天晚上要为我们准备他亲手做的礼品,当他爸爸问他送什么时,他说他要画一张张画,还说要送我们一朵鲜花。他爸爸告诉他,我们还要去意大利、英国,花会干掉的。

他说:“那就用塑料纸、水瓶把花养起来吗?”这位小天使真是太可爱了,他很喜欢我们送给他的那把小扇子,他说:“那就象孔雀的尾巴。”

他爸爸最后告诉我们,希望我们能给他寄一张风景片,上边除了他的名字外,其它全写中文字。这会是给他的最好礼物,他就可以在伙伴中吹牛了。

这个主意真是太好了,我答应一定要让他满意,并让哈瑞根森给我留下了他的地址。

这个孩子着实可爱,他说他每天都要送给他的父亲一朵鲜花。杨教授问他:“你有钱吗?”

哈瑞根森接过话来对我们说:“我每天给他一点点零花钱,他就到花店买一朵被折了的花(便宜)送给我。”

也难怪,他的父亲会那样疼爱他呢!

 

 

1985年5月19日    星期日    睛

今天是星期日,天气清朗,晴空万里,是我这次到西德的最后一天,也是最愉快的一天。

上午9时,KUSTERS公司派哈瑞根森先生开着蓝色小面包车来接我们,一起到DUSSELDORF,接德中友好协会的一位理事,陪我们一起出游。

9时40分,我们到了DUSSELDORF市,哈瑞根森先生把汽车停下来,去找那位德中友好协会的理事。趁机我们也从车上下来,享受那绿色的草坪和鲜花。突然,随着一声清脆的“哈喽”声,在旅行车后边30多米处,一位穿着白色蝙蝠衫,蓝色裤,手里提着小手包,胳膊上搭着黑色外衣的德国太太微笑着向我们一边招手,一边向我们快步走来。她迅速来到车前,向每一个人握手,问了GOOD  MORNING后一起上了汽车。这位女士非常友好,对我们特别热情,她安排我们到旭乐斯薄格市参观了一座建于1133年的古堡。这个古堡坐落在绿树银花环绕的山谷,下边有一条清清的河水流淌,紧临着的漂亮山城,建筑雄伟,气势磅礴,景色宜人。我们从城堡的底部登上顶层,从那一个个石孔内望去,犹似坠入仙境,心旷神怡。

这里,有许多编织、铸刻小贩,在不停地向游人兜售着他们的宝贝。

在这里,我第一次触摸到了那地堡走廊上的石瓦,整齐一致,漂亮美观,却没一点灰尘。

11时40分,她安排我们吃中国餐,带我们来到另一个叫屋布特炎(WUPPERTAL)的城市。这个城市有40多万人口,也是一个漂亮的山城。她让我们在香港酒家就餐,每个人以自己的喜好挑选饭菜。饭后,又领我们参观了欧洲唯一的空中火车。这种火车,有两个公共汽车那么长,上边有八个轮,倒挂在悬在空中的钢轨上。火车沿着山城,穿过绿林,顺着一条河流而上。全程13公里,共有19个站,以每小时40公里的速度循环运行。哈瑞根森先生为我们买了票,坐了八站,尔后原路返回。吊在空中运行,真是有意思极了。感谢杨思让教授,为我们每人都留了影。

下了火车,她们又安排我们到DUSSELDORF郊区的一个风景区去玩。这个风景区藏在大森林中,空气新鲜,沁人肺腑,撑有几十把阳伞座椅,有几家茶社和咖啡亭。我们靠着小河的一侧,在一片太阳伞下坐下,每人叫了一个彩色的冰激凌。

美丽的山林,吸引我欲爬对面的一座山岭。这岭不算太高,看上去也不过高百多米。于是,刚坐了一会儿,我就与王永昌、孙金生一起,向那山坡爬去。谁知,雨后泥泞,脚下打滑,难以攀登。手拽青滕,又满枝是刺,直扎的疼痛难忍,眼看他们两人已停止了攀登,退下去吧我又不忍,于是,就不得不来一点冒险精神,硬是一口气一个人爬了上去。

啊,山顶的风景真美!可谓另番洞天。刚在山下时,看这边只是花树交织,郁郁葱葱,层峦叠嶂,当到了这岭肩,怎就一下子变成了硕大的平原景色,野花丛丛,麦苗流翠,远处望去,是一眼望不到边的金黄色的油菜花。我高兴地在那山顶跳呀叫呀,极为尽兴。那女士和团长王翠萍看我独自到了山顶,也向这岭儿走来,我先是一愣,唯恐她俩不知情也要攀爬,就顺着山坡斜着向下冲去。谁知两脚失控,身体不能平衡,直向一片枝杈废物砸去,险些掉进坡底的河里。当离坡底还有一丈多高时,我从那滑刺刺的坡面飞身跳下,直向她俩扑去,把手中摘来的一大把鲜花,分送给她们。一起的游客见此情景,也不管认识与否,都高兴地跳了起来,呼喊着向我竖起了大拇指,夸我是极棒极棒的运动员。

此时,我已汗流满面,全身湿透,认识不认识的人都看着我哈哈大笑。一股清风吹来,满身的爽意迅即而过,使我感到特别的清新和尽兴。这,是我人生以来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想玩,也玩得痛快,第一次享受到了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感觉和快感。

上车后,我们于下午5时又回到了DUSSELDORF市,同那位德中友协的理事握手告别。我看到,在挥手告别的瞬间,她一直紧握着我送给她的那一束野花,边招呼着边向家走去,一直到走了很远很远,还扭过头来朝我们看看。

她非常友好,告诉我们他的丈夫是中国广东人,现在去世了。同中国的那位丈夫一起生活期间,是她一生中最愉快的时候。她没有儿子,现在请了三位中国厨师,五位中国服务员,开了一家中国餐馆。她说她的事情很多,除餐馆外,还要积极为德中友谊工作。她告诉我们,下个星期天,她要陪三十几位中国留学生旅游,他把对丈夫的怀念、对中国人民的友谊转换为对来访华人的盛情款待,使我们到德国的人都感到愉快、舒服。她告诉我们,在明年的适当时间,她要到中国去旅游。

为我们开车的哈瑞根森先生,也是一样的友好,使我们感受到了德国工人的朴实和纯洁。记得刚到KUSTERS公司来时,是他到DULMEN接的我们。一边开车,他用德语、英语向我们问候,给我们介绍情况。他的烟盒上写着中国话“谢谢”!小纸片上记着一些英语,他用不熟练的英语夹着德语与杨教授讲话,真让杨费了牛劲翻译。他告诉我们,上一次是他母亲给中国来访的客人开车,这次他开车,很高兴。他还告诉我们,他是在英国工作六个星期时学得英语,讲得很不好,表示歉意。对他那友好的一言一行我们着实很感动,为了与我们多交流,他在小纸片上专门记下了一些对话用的英语。

汽车回到KREFELD宾馆后,他给家里打了电话,说我们很累了。决定18时15分把他的孩子接来,同我们一起去吃点啤酒、解解乏。他说:“你们太累了,休息一下。”就下楼去了。

18时15分,他准时来了,带着他的小宝贝弗瑞克.捷尔森(FRANK  GIESEN )。他非常友好且深情地对我们说:“我没有钱,但可以开着汽车跑遍中国,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去看你们。”听到翻译把这句话翻译过来时,我真的很激动,心里热乎乎的。特别是看到了他七岁的小宝贝弗瑞克.捷尔森,长得如此地可爱,真是高兴极了。我抱起他,在他那苹果脸蛋上亲了一下,并与他和他的爸爸一起照了相。

离开宾馆,我们步行去吃啤酒。

这位小友好使者弗瑞克.捷尔森问他的父亲:“德国离中国很远吧?”

他的父亲哈瑞根森说:“很远。”

他又说:“在地图上隔着大海吧?”哈瑞根森说:“是!”

弗瑞克.捷尔森看了看他的父亲,然后又看了看我说:“那我可以游过去看你”。

我们一起都高兴的笑起来,他的父亲也高兴的笑了。

在KREFELD北侧一家啤酒店前,我们一起坐了下来。哈瑞根森为我们买了啤酒。那位小宝贝弗瑞克.捷尔森举起杯来与我们一一碰杯,大家高兴地喝了起来。他围着我们跑来跑去,在我们周围转,一会儿坐在我的大腿上。说实在话,我多想有这样一个干儿子呀。

他的爸爸把我的名片拿给他看,他说:“中国字象一朵朵花。”

在西德,人人爱花。就是七岁的弗瑞克.捷尔森也喜欢花。他告诉我们,他明天和他爸爸一起到机场送我们,今天晚上要为我们准备他亲手做的礼品,当他爸爸问他送什么时,他说他要画一张张画,还说要送我们一朵鲜花。他爸爸告诉他,我们还要去意大利、英国,花会干掉的。

他说:“那就用塑料纸、水瓶把花养起来吗?”这位小天使真是太可爱了,他很喜欢我们送给他的那把小扇子,他说:“那就象孔雀的尾巴。”

他爸爸最后告诉我们,希望我们能给他寄一张风景片,上边除了他的名字外,其它全写中文字。这会是给他的最好礼物,他就可以在伙伴中吹牛了。

这个主意真是太好了,我答应一定要让他满意,并让哈瑞根森给我留下了他的地址。

这个孩子着实可爱,他说他每天都要送给他的父亲一朵鲜花。杨教授问他:“你有钱吗?”

哈瑞根森接过话来对我们说:“我每天给他一点点零花钱,他就到花店买一朵被折了的花(便宜)送给我。”

也难怪,他的父亲会那样疼爱他呢!

 

  评论这张
 
阅读(246)|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